| 放不开

B:选取三个关键词介绍自己,你选择哪些?

P:每次被人问这种问题,我都很为难——找不到这样准确的词语形容自己。

B:那介绍自己时,你通常说些什么?

P:实在不行就随便说几个,大概是「细心」、「有想法」,面试时他们真的要(求)用几个词语(的话)。我觉得一点都不准确,又只能用这些来形容自己。比较好听。

B:在网上认识朋友时,你介绍些什么?

P:我不会太主动介绍自己。一般都是他给我提供什么信息,我想的话会提供(相应的)信息给他。

B:一般提及哪些方面?

P:叫什么、在哪个学校、学什么专业、大几了之类的。

B:聊天深入后涉及哪些话题?

P:现在手头在干嘛,喜欢吃什么东西、喜欢做什么事情之类的,自己所在的城市、自己家乡的情况。感觉挺尴尬的。

B:提起你的家乡,你会想到什么?

P:什么也想不到。一个既普通也没有特色的小城市,想不到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可以介绍给别人。

B:你觉得国内有哪些城市比较吸引人?

P:广州、成都、重庆,大城市都会比较有得聊。

B:大学的城市,你当时是怎么考虑的?

P:我只有一个方向——去北京,基本上没有考虑其他城市。北京是离家比较近的大城市、首都。我觉得北方人所认可的大城市里,北京应该排第一。我们那边考得比较好的话,应该都会去北京。相对于上海、广州,他们比较认可北京。气候和文化、饮食之类的差异也比较小。

B:进了大学后,你感受到的文化差异如何?

P:上大学,不是能完全在那个城市的文化环境里。每天打交道的人也不是本地人、接触的社会也不是本地环境,上大学受(大学所在)城市的影响还是比真实生活(所受的影响)小。接触的基本都不是北京人,也不会有特别浓厚的北京氛围。

B:为什么觉得大城市比较吸引人?

P:资源比较多,不管是公共资源还是各种环境、还是旅游资源;而且大城市比较开放,有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。

B:你在北京经历了哪些新事情?

P:可以去很多地方玩,很多高校可以感受。我爸妈觉得,我在北京每天在干一些他们没有机会干的事情。比如说听一场演唱会、看一个展览、去一个博物馆。在北京的大学学习,就是一个他们觉得他们没有机会做的事情,很羡慕我。

B:听到他们的羡慕,你是什么心情?

P:比较沾沾自喜,有点沾沾自喜,一种比较虚荣的感觉,但是又觉得好像也没有那么好。

B:「那么好」是指?

P:这些没有他们想得那么好,毕竟还是有很多烦恼。

| 做不了自己

B:在北京,你感受到的他人对同性恋的态度是什么?

P:我所能感受到的只有身边这些同学的态度,社会上的人接触的不是很多,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态度。但是我觉得身边就还挺 open 的。

B:你出柜了吗?

P:有,几个比较好的朋友都知道。有一些是他们问我,我告诉他们的;有一些是主动告诉的。基本上都是(通过)微信聊天。(主动告诉的人)没有多少。一个女生在对同性恋比较意义特殊的日子,发了一个朋友圈或者是公众号的文章。我跟她不是特别熟,但是还挺喜欢那个女生的,就跟 她说了。她,表现得好像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B:你觉得是被看出来了吗?

P:我觉得会有不少人怀疑我。但是我没有特别暴露自己、也没有刻意表现出什么,也没有觉得很多特征都很那个什么。

B:寝室同学呢?

P:还没有告诉他们。我和寝室同学也不是关系特别好,仅限于日常必要的交流,其他的事情也不会经常聊天。有一次上体育课,我们探讨过这个话题——他们也经常会开这种玩笑,我(的反应是)默认——他们说,如果(我)是同性恋的话,他们也OK的。
如果告诉他们的话,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如果时机得当,可以告诉他们的。(他们)会哇一下,应该不会对生活产生实际的影响。我也有在宿舍的墙上钉了一个彩虹的卡片,但是他们都没有发现吧。宿舍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,每天都是自己忙自己的。我也不是特别想跟他们交流,他们人都还蛮好的。

B:这种不想交流是因为什么呢?

P:思维方式差异比较大,关注的重点不太一样,对事情的看法也不太一样。

B:你平时比较关注哪些?

P:不知道,这个好抽象。我也不知道我平时会关注哪些。

B:你想过告诉其他人吗,除了关系比较好的人?

P:没有。我觉得其他人无所谓,反正又不熟。他们又不了解,我又不认识他们、没跟他们说过几句话,为什么要告诉。当然如果非要让我告诉,也无所谓吧。(不说)不是因为不想,是因为觉得(说了)没什么价值。

B:如果聊天时提及了呢?

P:那,我应该还会再犹豫一下吧,也有可能选择不说。

B:什么东西让你犹豫?

P:告诉他会不会产生其他的影响,权衡一下。其实也造不成太大的影响,还是内心比较害羞,可能比较在意他人怎么看我。

B:那在社交媒体上,你怎么处理性取向相关的信息?

P:微博已经显示得很明显了,经常有相关的信息,(其他人)看的话会看出来。朋友圈的话,如果与这种东西相关,会很隐晦的。应该没有(提及),也许有(提及)过,但是别人可能也只是以为开玩笑。

B:我也观察到,说起同性恋,很多人以为是玩笑,很多人也会拿同性恋开玩笑。你觉得是因为什么?

P:也没有什么原因。那我可以分享一个经历吗。刚上大学,参加学生会,(我)可以认识各种学长学姐。当时认识了一个大三的学长,我是大一。他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朋友圈说「我出柜了」,配图是他牵着另一个男生的手。当时我就很激动,觉得找到了和我一样的人。就在纠结要不要和他说话,纠结了一段时间,我就去问他,「学长你真的出柜了吗。」他说,「我开玩笑你都看不出来吗,那个照片是错位。」当时我巨尴尬,尴尬到想找个洞钻进去那种。他说,以后你不要再问别人这种问题了。当时真的觉得自己蠢爆了,这已经等于暴露自己的性取向了吧。如果不是那个的话,就不会关注这个问题、就不会问这个问题。(我的这个行为)就很奇葩、就很蠢。

B:「好像找到了同类一样很激动」,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?

P:想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。把这种事情发在朋友圈里还是少数吧,所以还挺想知道(真相)的。我早就应该知道把这种事情发在朋友圈是一种玩笑,因为应该没有人把出柜的事情发在朋友圈让所有人都知道。

B:如果知道了一个同学是同性恋,你是什么感觉?

P:如果不认识的话,应该比较想跟他认识;如果认识的话,应该会比较想跟他交往更加深入一点。
学校身边的男同性恋不是很多。一个是之前认识,之后在 Aloha 上发现了 他。(另一个是)之前没见过的学弟,通过 Aloha 才认识,之后发现我们还一起上同一节课。还有一个男生,也是认识很久了,(直到)前几天问我(关于性取向的问题),我才知道他是。他应该是(同性恋)吧,不然怎么会问我那种问题。

B:那还认识其他的男同性恋吗?

P:其他都是通过网络认识的。刚才提到的身边的四个男同性恋,其中的一半也是通过网络才确定的。基本上网络(在交友上)会发挥很大的作用。

B:通过网络认识朋友是什么体验?

P:玩的人比较多了,可以有更多选择——跟谁玩不跟谁玩。熟悉的朋友听到我出去玩,就会问又是哪个小哥哥,我讲是哪个是哪个,他们就觉得又是在说哪一个、都分不清了。在一定程度上,(我也是)稍微冷落了他们。因为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怎么一直在跟外面的人玩,交情也不是那么深,跟身边的人反而没那么亲密了。而且通过网络认识的人都有一种不稳定性——不知道你们的交往时间会持续到什么时候。我觉得,网络上(认识)的朋友会慢慢地没有联系。身边的朋友至少可以经常见到,(彼此之间)有更有力、更紧密的东西联系起来。比如在一个班、在一个学校、一起去做一些事情,这种力量会把你们撮合在一起、这种纽带更不容易(被)破坏。认识生活之外本来不应该认识的人,自然就会散了。把你们联系在一起只有「性取向相同」这一点,除此之外原本就不会有任何交集。

B:那为什么通过网络认识他们呢?

P:同类,找到和自己一样的人。

B:「跟他们在一起」和「跟学校里的朋友在一起」会有什么不同吗,或者说,「跟性取向相同的人在一起」和「跟性取向不同的人在一起」有什么不同吗?

P:如果是跟在学校里熟悉且出了柜的人比起来的话,还真是区别不是特别大。

| 表达不了自己想说的

B: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?

P:应该是初中。

B:什么样的契机?

P:一个是会在网上看各种东西,最开始的启蒙是网络。(另一个是)初中时喜欢上一个男生。我小时候也有这种迹象,但是我依然不确定(自己的性取向)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。很小的时候,(我)就很喜欢看男生的身体。那时候在爷爷奶奶家,他们买了一个按摩椅。说明书上有男的只穿内裤,很喜欢看这种。小时候一般都是跟女孩子一起玩,从小到大跟女生的关系都比跟男生的关系好太多。

B:那最终,你是怎么把自己和同性恋画上了等号?

P:不知道,好像也是比较自然的事情。在性取向的自我认知上,好像没有遇到什么障碍,我觉得。丝毫没有波澜,没有什么想不开、或者很奇怪的事情。反正我没有很多心理上的(障碍),单从这方面。其他心理上的烦恼是跟性取向无关的,是每天的烦心事——稍微有些自卑、没有很多自信、很多事觉得自己不如别人。每个人都会有吧。我觉得这个跟性取向没关系,只是个人发展上遇到的问题。

B:可以讲讲初中喜欢的男生吗?

P:初中一个班,我也不知道关系怎么变得好起来的。我能记住的一个细节是有一天他突然——在某一个地方遇见——打招呼那种抱了我一下、就互相抱了一下。(我)觉得很好。(我们)关系就变得很密切。(我们)会聊天,(我)跟他买了一样的衣服,他来我家找我玩。当时跟他特别好,周围同学也能看出来(我)跟他特别好。后来因为一些什么事,(我们)关系没以前那么好了,(我)一直很疑惑他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跟我关系好。(我)就写了一个小纸条,说我喜欢你。他看了以后,当时还故作轻松的样子,后来就彻底不理我了。(我)问他为什么不理我、他还是不理我。我当时好傻啊,还问老师能不能把我们两个调在一起,就真的调在了一起。他好像是直男吧,但是很关心我,暖暖的。他经常不是很开心,(我)就想去关心他、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关心他。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不理我,一直追问他,他也没有特别明确地回答我。

B:当时对他的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?

P:觉得他很好、想跟他在一起、想跟他一起玩、很 enjoy 别人说我们俩关系好。两个人买过一样的衣服,穿一样的衣服在同学面前就很幸福。

B:那种幸福来自于哪里?

P:我也不知道。如果我现在谈恋爱,拉着男朋友在街上走,(我的感觉)可能也是那种感觉。别人看到我们拉着手在街上走,(我的感觉)可能和那种感觉是一样的。

B:你谈过男朋友吗?

P:我一直觉得我没有经历一场特别严格意义上的恋爱。最近一次,也是最能称得上恋爱的一次,是高中和一个学弟。

在一个模拟联合国的活动,有不同年级参加。我不认识他,大概是当时我站在台上,他可能注意到了我。就莫名其妙加了我 QQ、就莫名其妙地开始聊天,就一直在聊天。当时比较冲动,就答应在一起。实际上应该是他先追得我。

当时我高二、他高一,没什么机会见面。每天只有回宿舍的几分钟可以一起走。一年以后,我就上高三了、他就上高二了。高中时,高一高二在一个校区、高三在一个校区,这样我们彻底看不见了,就联系得很少了。高考完了以后,他说分手,就分手了。完全没什么感觉。
我感觉还挺麻木的,这是我给我自己的一个评价。别人觉得很伤心的事情,我觉得没有那么伤心;别人觉得很开心的事情,我也没有觉得很开心。分手,我一点感觉都没有。有的人考试考砸了、或者挂了科,(他们)有一段时间就会很难过。我可能也会有一点儿失望,但是不会要哭、要怎么样的。

B:特别开心呢?

P:我不知道。我感觉不到。应该特别开心的时候,反而会觉得不是特别开心。比如说很多人在一起玩,很多人都觉得很开心,我就觉得没那么高兴。但是你很多时候要装出开心的样子。因为你不装出你开心的样子,你就把你不开心的那一面表现出来了。

B:表现出那一面意味着?

P:可能是自己的感情跟预期的不太一样。我觉得这也应该是一个值得开心的事情,但是我没有觉得很开心。这也是一直以来我比较疑惑的一个问题。

B:你觉得应该很开心、实际体验却不那么开心,什么东西导致了这之间的落差呢?

P:「这件事应该令人开心」是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的,不是以自己的标准看的,而是以普遍的标准看一件事情是不是开心、是不是应该令人开心。「我自己感受到的」是我潜意识里的标准所判断的开不开心。这个之间的差距,(意味着)没有真正地做到自己。

B:听起来好像是要面临一个选择?

P:对。

B:你选择了什么?

P:大多数时候,是让自己看起来开心一点。这样的话,内心又会增加自己纠结的程度。

B:你怎么看待约炮?

P:在单身的情况下约炮并没有什么所谓的,应该还是蛮正常的。虽然是这么说,又觉得(自己)实际上内心没有说得这么开放。

B:内心的态度是什么?

P:还是有一点负罪感,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,没有那么坦荡。觉得不是那种特别正确的事情。

B:判断正确与错误需要标准,你在这儿是什么标准?

P:观念上的、主流的。提起约炮这个词,大家负面的反应还是比正面的多。刚上大学时,妈妈就跟我说,「大学不要近女色、也不要近男色」。这就是原话。当时有一点惊讶。爸爸也不止一次跟我提到同性性行为很容易导致艾滋病传播什么的,不止一次提醒过我。

B:你怎么看网络是自己主要的认识男同性恋的途径?

P:其实不是我理想的方式,我理想的方式是自然认识,通过某一个契机,知道 ta 的性取向。但是这种发生的概率有点小,所以线上认识还是认识的主要方式。

B: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吗?

P:线上的话,毕竟还是线上,没办法真正了解一个人,只能通过聊天了解一个人,这种了解非常非常不全面。

理想中找男朋友,理想中的方式是自然认识——身边的人,知道他怎么怎么样,然后再在一起。而不是网上找一个(人),一开始就知道(对方的性取向),觉得有一点喜欢就在一起了。

用这种交友软件,大部分是因为无聊吧,就是无聊。

B:用了之后无聊得到改善了吗?

P:可能会有,会找到一些相对来说比较能聊得来的人、再从线上到线下。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很无聊。找到对的人,不用说恋人,找到对的朋友也很难。

B:「对的朋友」、「对的恋人」能给你带来什么?

P:对的人可以带来一种特别舒服的人际关系,在 ta 们面前可以无忧无虑地做自己。不需要使用任何社交的技巧或者手段,两个人就能在一起畅谈、或者做一些喜欢的事。那时候就没有任何可以担心的、没有任何顾虑的。这种关系很舒服,就很重要。彼此互相也很了解,(这就是)很舒服的人际关系、很理想中的人际关系。跟大多数人交往,「心里所想的」比「我所表达的」多得多。如果有很舒服的人际关系,就会把你想的所有事情都表现出来。那种真的是太舒服了,能放得开、能做自己、能表达自己想说的。

B:你觉得做自己更多取决于对方还是是自己的选择?

P:更多取决于对方,因为只有跟特定的人在一起时才会有这种状态。跟没有这种感觉的人,就算自己想进入这种状态,也没有办法进入。这是一个不是说能进入就能进入的状态。

 

文本内容经被访问者确认 | 对谈时间为 2017 年 12 月 15 日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