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我特别感性

B:2017 年快过去了,这一年什么事情让你比较印象深刻?

P:切合主题说一下,2017 年非常狗血。

首先是一个(追我的)学弟,他很用心,我没什么感觉、疲于应付。当别人给我发好人卡时(我)比较难受,但是没想到自己有时也会给别人发好人卡。

还有一件事,是我和一个名媛的恋爱。我也是在社交软件上认识他的,就是小蓝1,好多人为了约炮用那个软件。但是我在上面看到他,因为他喜欢摄影、长得比较好看,我又比较肤浅,就想和他试一下。我又觉得在那个软件上直接打招呼会不太好——因为我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——我就找到他的微博,用微博给他发了很长一段话。过了四五天,他才回复我,「可以出来见一面」。见完之后,大家感觉还不错,就试着相处了一段时间。他是高危期,当时在吃那个药,但是我觉得无所谓。后面接触的过程中,他就是特别能作的那种人。但是我不混圈,我虽然是一个 gay,但是和这个圈子保持一定的距离。我不是一个特别能 high 的一个人,和他特别没有共同语言。特别没有意思,就分手了。

还有一件特别狗血的事,是在九月,我刚放假在家里。也是在这个软件上,认识了一个小哥哥,他比我小一岁。因为是老乡嘛,我和他约了两次。第一次和第二次之间,他有了男朋友。约第一次的时候,他感觉挺好的,他说我们第二次再约。第二次约的时候,他又说了一些非常撩人的话,我以为他很想恋爱。我说那要不要试一下,他说他已经有男朋友了。过了几个月,当时(我)已经回北京上学了,他在大连读书。有一天他突然发微信说特别想我,问我想不想找他玩。当时学校事情也不是很多,我就去了。他说他和男朋友分手了。我们在大连开了一个酒店,在那边住了三天。当时感觉还挺好的,在回来的火车上,问他「那你想不想谈恋爱」,他说他并不想。当时在酒店闲聊,聊到一个学长——那个学长也是我们学校的,我和这个学长关系特别好,又是老乡又是一个学院的——我把学长的照片给他看了,他觉得学长长得挺好的。后面他们俩就在一起了。

跟朋友聊到这些,他们觉得我的感情经历特别狗血。但是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,自己也需要好好思考这个问题。

B:在更大的情境中,这一整年你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哪些?

P:考研,这一年第一次考研,准备了很久。考研是很冲动做出的选择,但是值得的。我和寝室的一个同学——他是直男,但和他关系特别好、很难得的知己,他也决定考研——我俩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一起努力,这个过程挺好的。虽然结果可能不是很理想,但我觉得是很值得的。

B:具体什么让你觉得值得?

P:就是这个经历,比如说我们俩一起去看书。我需要人陪,一个人学特别没有定力。如果他说「我们今天一起去看书、看完书一起去跑下步」,我就觉得这个生活过得挺丰富的。我的时间并没有浪费在,比如说玩游戏干嘛干嘛,这个时间花得很值的。

B:否则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感觉?

P:人的一生很长,今天多睡几个小时的觉、发呆几个小时、或者莫名其妙不知道干嘛几个小时,特别不经意的、什么都没做,但时间还是过了。

B:这样的「不经意」和「莫名其妙」出现的次数多吗?

P:我莫名的时候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经历过那一系列比较狗血的事情,我有一段时间什么都不想做,就只想睡觉或者发呆或者干嘛干嘛。我觉得应该好好看一下书、丰富一下自己干,结果可能是什么都不干、让时间那样过去。一种特别空虚的感觉。

B:面对这种空虚,你是什么感受?

P:发呆的时候会想很多东西,我是学文学,那也算是一种经历。它会让你反思、让你思考人生的意义,比如说存在主义或者虚无主义那样的东西。

B:你在其中获得了什么发现?

P:有一些灵感,比如说写东西的时候有一些素材。不管怎样,它始终是一种经历。虽然比较负面,但它还是有一些作用的。

B:那什么样的东西让你觉得更正面?

P:正面的话,明天还想这样、特别积极、想继续做这些事情。但这些(负面)事情做了之后,(给自己的感觉)就是我不想这样了。

B:在成长经历里,你有哪些榜样人物?

P:我特别佩服我爸爸,一开始还好。小时候我爸爸老打我,一开始不喜欢他。长大之后,我发现他其实和很多爸爸思想上不一样。我爸爸是大学生,他也是学中文的,他经历(过)特别多的东西,他知识挺渊博,他特别有男子气概。比如说,十岁左右去云南玩,被一个大叔撞了一下,他是故意的、还故意推我。我爸突然上前把那个人扭到地下,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有安全感。长大之后,他就比较少打我了。很多问题,学习上生活上,他都会和我讨论应该怎么做。他会给出他的见解,但是不会强迫。选择文理科时,就我个人而言比较想学文科。他分析选文科可能没有理科那么好就业、分析很多事情、给出一些参考,最后说「那你想选的话就选」。

还有的话,我的班长,我高中特别喜欢的一个直男。他现在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学校,他是一个二代,但是没有特别浓烈的官场气息。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, 也是一个非常纯洁的人。我是一个特别不纯洁的人,和他在一起,我会变得比较正能量。

还有一个,是我大学的那个室友。他非常喜欢摄影。我们大一聊得不是很来,因为不是一个寝室的。大二换寝室之后,关系突然变得特别好。之所以佩服他,他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特别努力去争取。我喜欢的东西,如果一段时间得不到,可能会很轻易放弃了。

但是,说是榜样,轮到自己做选择,我还是愿意听我自己内心的想法。我喜欢我高中的班长,我和我爸的关系也挺好的,包括我和我的室友。我觉得足够了解之后,才会觉得他身上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B:如果用三个关键词介绍自己,你用哪些词语?

P:矛盾。我观点很容易改变,一开始觉得这样做不对,但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觉得这样做也没问题。特别是在成长经历中,我一开始觉得要成为一个特别正能量的人,后来我觉得负能量也无所谓啊。经常做这种打自己脸的事,所以觉得特别矛盾。

第二个和第三个大概是纠结和丧。我常常分不清该怎样做选择。最后非要逼自己得出结果时,还是会得出一个结果,只是这个过程会非常难受。之前选论文的题目,一边是非常 nice 的老师,一边是跟所学专业非常有关系的题目。该选择我喜欢的老师去研究一个我不擅长的领域、还是选择一个擅长的领域去加深,这个事情纠结了很久。再扩大到生活当中,我做很多选择——比如说两个男生同时喜欢我,在他们之中选一个我也会特别纠结——很多事情都会成为纠结的原因。

B:这个好像涉及到了我们对自己的了解程度、对自己内心需求的了解程度。

P:(某个)需求在某段时间特别强烈,过了这个时间就不那么强烈了。所以过一段时间,就觉得无所谓了;但处于那个时间段时,你可能就觉得很难做出选择。

B:我自己的理解认为,更好处理这个问题的前提是要更加了解自己、了解自己是什么样子、擅长什么东西、想要什么东西。

P:你说的是把它摆出来,很理性地分析一遍——现在需要什么、或者说这个时代需要什么、或者将要面临的东西需要什么,结合自身的条件得出一个结论。但是我不是这样一个人。这段时间特别想要这个东西,在这个时间就会不管其他因素只想要这个;这段时间没有得到它,就会很容易放弃。我特别感性、做什么事都特别冲动,如果得到了当然会珍惜,如果没有得到就不会那么珍惜了。

| 我不喜欢大家都一样

B:那「丧」呢?

P:考虑事情,我先从负面来思考,我不是一个特别积极的人。

说到这个,我想到《人间失格》——就太宰治的那个作品——那个就是很丧的人生,但是那种人生也可以从中发现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。也不能说它精彩,但是也不能说它丧到毫无意义。它还是有一些意义,可能它的意义不是那么能够让人接受。

B:「那种人生也可以从中发现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」,使我想起了「冰山理论」。这句话是露出水面那五分之一的冰,这句话没说到的是藏在水下的冰。「那种人生」相对应的是其他人生;「也」字,我听出了一种质疑,对某一种大家认定东西的怀疑和挑战。

P:我常常觉得应该做出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。我不喜欢大家都一样,风格特异、特立独行更有意思。

「特立独行」不是专门为了特别而特别,而是确实「这么特别」是有一定的意义。不是说,「大家都这么说,我偏偏不这样」,那样是不理智的。这种「特别」应该是一种理智的、从中得出一些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东西。

B:我好像感觉到了矛盾,你说你不是一个理性的人,在说不一样时你又说你推崇的不一样是一种理智的结果。

P:一种是经过思考的,一种是没有经过思考的。比如说,为了特别而特别,出发点是为了不一样,可能没有经过思考为什么要不一样,缺少一个思考的过程。

B:像是尼采说「未经觉察的人生都是……」。你为什么比较喜欢不一样?

P:一个作家的作品,好多人都会从他主流的作品分析。好多人看这个,我就喜欢看那个,我就从其他的作品里发现他的其他特点,或者他还有什么特点。

B:为什么倾向于这么做?

P:第一,引用的东西和其他人引用的不一样,可以佐证或者推翻(其他人的观点)。而且,一个作家的作品在不同的时期会不一样,阅读其他作品(可以)得出其他的结论。

B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行这种有意识的不一样?

P:一开始是没有意识的不一样,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。后面,我就觉得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不一样,最后,可能还是大多数人那个结果是好的结果。

最开始大概是在初中,那个时候很叛逆,爸妈说什么就偏不干。特别盲目、特别不理性。到大学以后,他们说应该怎么样、会提醒,(我)会去思考一下我这么做好不好、我不这么做会有什么不好,然后才会选择不这么做、或者说这么做。

B:非常有共鸣,曾经每做一件事,我会去做其他人都没做过的、用其他人都没用过的方法。

P:当你的这种做法慢慢变多以后,你就又和其他人一样了,这个就挺矛盾的。我觉得每个人都会这样,每个人都是特别的、想变得有一点不同、让自己和大家的人生有一点不一样。其实同性恋也是,但是发现同性恋也挺多的时候,你就又和大家一样了。

B:你第一次知道同性恋是在什么时候、什么情境?

P:我小时候特别娘炮,小学和现在性格很不一样。那个时候和男生打架,打完之后得要女生帮我去摆平,很娘炮、黑历史。五六年级的时候,同桌的一个女生突然问我,「你知道 gay 吗」。回去之后用牛津英汉词典,看到 「gay:同性恋」。我对着那个词条,一点点分析,「哇,这个和我好像,我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人」。

这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,长大之后,我爸突然知道了。他说「你不要给自己下定义,有这个定义你就会给自己暗示,你应该比较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」。听他那个话,不是很赞成我是一个同性恋。但是可以看出来,如果我是,他也不会多么反对。

后面,我又会在网络上看很多东西,长大后发现自己确实对女生没有那么多兴趣,性幻想的对象也都是男生。觉得我可能真的是一个 gay。

B:你爸爸是怎么知道的?

P:我特别早熟,初中时跟一个直男发生了关系。挺长时间特别喜欢那个直男,写了一小本日记。有一天突然被我爸莫名其妙翻到了,他就知道了这个事情。

他一开始应该挺震惊的,但是我觉得他应该也有猜到。因为他上班很远,我从小就比较独立。虽然独立,但是我心理上很需要一个依靠,他们可能会理解。我小时候身体不是很好、吃很多药,可能会激素分泌不一样,比如我体毛会比较多,他们也会从这方面考虑。我爸一开始对这个群体不是特别了解,对 gay 的认识就是特别娘炮的那种——我小时候特别有那种——我说「其实不是这样的,要不然你去了解一下」。他就真去看了很多东西,知道 gay 不是只有娘炮、看起来很正常的人也可能是 gay。

他陆陆续续和我谈过几次,当时我还特别小,觉得这是一个很尴尬的话题,就会逃避、或者说「没有啦,真的没有这回事」。现在慢慢自己长大之后,也开始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。如果爸妈确实想了解、站在一起的话,确实挺好的。

B:他们现在确定地知道了你的性取向吗?

P:我爸知道了,我妈没有我爸那么能接受。我妈还是希望我能够和大多数人一样,能够结婚。我觉得我妈挺爱我的,如果我能找到一个人带回家的话,她能接受;我找不到这样一个人,从他们角度出发,我是不是应该(考虑)结婚什么的,形婚什么的。

B:你觉得同性恋和异性恋可以完全分清楚、是不同的东西吗?

P:很难辨别出来,感情这个东西很难分清。特别是做为一个 gay,我很难分清两个男人之间的友情和爱情。很相似,好多生活中的作为都是一样的,没必要把它区别得那么清楚。有时候分不清是友情还是爱情,但是知道他可能不喜欢,你会克制自己,会知道我们之间是友情,这样子。

B:那你怎么看同性恋?

P:我们家那个地方,周围很多人思想还是很落后,觉得你这样就不对、就不该这样。如果真是一个同性恋,可能会受到周围很多人排斥的眼光。我爸有一段时间还说,如果你真的是同性恋,你要不要考虑学一下武术,以后谁要欺负你,你可以打别人。我人际关系处理得还不错,我说也不至于那样。

B:成长过程中,因为同性恋身份,你受到过歧视或者类似的事情吗?

P:没有,但我小学特别娘炮,长大后常常不经意就会被别人提及这种黑历史。自己还是有一点害羞的,「我当时怎么那样啊」。当然这么说,可能对 transgender 人群不是那么尊重、那么好,但是我是觉得我不是很喜欢那种人。并不是说歧视,就跟好多异性恋看待同性恋那种眼光一样,我不是,但是我尊重你,大概是那种感觉。

初高中的时候,我特别开放,好多人知道我是 gay。而且,「我是一个 gay,我特别自豪」。到大学之后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事情,用不着用一个特殊的眼光看待自己。后面(和其他人)关系好了、慢慢认识以后,(他们)会知道我是 gay。我不会自我介绍,「大家好,我是一个 gay」。太浮夸了。也不会有异性恋做自我介绍说「我是一个异性恋」,也不用把自己看得那么特殊,就自己做你自己就好了。

B:由「骄傲」到「不张扬」,这个转变是怎么发生的?

P:可能高中时这种天性被压抑得太严重了,想要更多的人知道我。如果有 gay 的话、如果他们知道我的话,可能会干嘛干嘛。到大学后,我发现用不着。因为不会再受到压抑了,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。

B:高中的压抑来自于哪里?

P:可能是学校,学校不允许谈恋爱、家里也不允许谈恋爱。

B:你的家乡和北京对待同性恋各自是什么态度?

P:现在的北京应该是「诶,这个事好像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,我觉得无所谓」。在我家那边,大家相互认识、你家事就是我家事,就觉得跟自己有关系、就会比较反对。我觉得最好的是大家从心里赞成这件事,而不是觉得这个跟我没关系所以无所谓。

B:怎么才能进入到那样一个理想的状态中?

P:现在可能有一些人有这样的想法,但是是比较少数的。好多人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我觉得性教育啊这些(方式)挺好的。

| 现在经历得多了,也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

B:你对接触到的第一个同性恋还有印象吗?

P:我小时候在游泳队里学游泳,初一参加一个省里的比赛。住那个集体公寓,和一个哥哥住一个房间,就我们两个人。那个哥哥比我大一些,已经发育了。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,他就突然过来摸我,和我做一些羞羞的、不可描述的事情。我不知道他算不算是 gay,经过那一次之后,我开始产生一些变化。「原来还有这种事情做啊。」

B:那接触的第一个明确的同性恋呢?

P:也是在初中,当时还在用贴吧,和那个小哥哥在贴吧上认识的。开玩笑那种,「要不然我追你吧」,他同意了。没过多久,两个人就在一起了。在一起一年多,当时我上初中,学习比较忙、没有时间去陪他,他就出轨了。后面和平分手,他就找了很多男朋友。

但是现在(我们) get in touch,他经常打电话给我说「你最近怎么样啊」。他得了艾滋,我觉得这个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两个人的关系,也觉得他人确实挺好的。

B:现在回头去看「知道自己是同性恋的那一刻」,你是什么感受?

P:我当时特别慌张,现在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现在经历得多了,也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B:如果你能改变影响自己成长的一件事,你会改变什么?

P:初中不会去喜欢那个直男。

我小学和初中成绩都算挺好的,喜欢那个直男之后整天都在想他,导致考了一个特别一般的高中、遇到特别一般的人,人生轨迹就不一样。但是,我们一个体育老师说,「你可能因为差几分或者什么什么原因没有走到你想走的路,但是有可能这条路才是你人生应该走的路」。改变一件事情,我的人生轨迹会不一样,但是那个人生是不是完全适合我,可能也很疑问。

B:你觉得人生有那样一条应该走的路吗?

P:冥冥之中还是有的。比如说古希腊悲剧,人在和命运作斗争时才会显现出他的英雄主义。所以大概是有一个方向的。

B:你找到了你的方向吗?

P: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找到。但是回想,我在高中也遇到一些让我印象深刻的人,大学里也有。我觉得都是一些算加分的东西吧。

(找方向)是一个很长的过程。到一个点要决定下一步干什么,这也只是其中一个过程、并不是一个结果。这个结果只有到死的时候才能(确定)。

如果说理想,我没有特别多的打算、比较青睐于到了该做决定的时候做出一个决定。

B:你觉得你的纠结和对方向把握的模糊之间有没有联系?

P:有,性格是这样,所以才不会有特别长远的目标。这样也好也不好,目前这个阶段就是这样一个状态。

好的是,现在过得生活比较无忧无虑、比较不被这些问题困扰。但是这些问题始终会来的。我权衡下来,目前这段时间、眼下,是更为重要的。

B:对于恋人,你比较看重什么?

P:谈恋爱,我比较纠结。很多方面,像开放关系、信任话题,比朋友更深。谈恋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,不是一味付出、关系就会好。它确实需要两个人都有默契。

但是说回来,又会经常打自己的脸,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样才算完美——两个人互补比较好还是两个人相似比较好,开放关系到底好不好、能不能接受、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。

B:友情和爱情的区别是什么?

P:我自己也分不清楚,友情的话没有色情的想法,爱情有一些色情的想法。在生活上,朋友之间相互关心,谈恋爱时也会。

主要还是看两个人的感觉吧,朋友对两个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;谈恋爱的话,对两个人的要求会更高一些。

如果相处的过程中要确定恋爱,就根据自己现在的情况,过好现在。将来有分歧的话,试着解决那些分歧,或者试着能不能为对方做出一些改变。比如说,我们相处之后会腻,啪啪啪没有那么激情了,所以我想要提出开放关系。如果你不能接受,我能不能为了你不接受、我能不能不啪啪啪了。如果不能,这个关系就到此为止了;如果能达成共识,就能继续。就像玩游戏,我们过了这一关,还有下一关。如果一直玩下去,会很好;如果中途到哪一关不能继续了,那重头再来就好。

B:最开始回忆今年的经历时,每一件都和 blued 有关。

P:(准确说是和)交友软件都有关。我上大学前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,「我以后肯定不是那种约炮的人」。后来,经常打自己的脸,观点又发生变化了,「约炮也无所谓」。谈恋爱需要投入感情,如果不能把感情经营得很好,就是一个浪费感情、浪费精力的一个东西。当以后遇到一个合适的人,就没有那种恋爱的感觉了。有的人耐得住寂寞,但是我不能,所以约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B:你觉得约炮淫乱吗?

P:群炮很乱,约炮就还好吧。高中时我觉得这样对感情不太尊重,后来发现,这样的事情不用加入感情、只要好看就OK了。

真是特别矛盾,开放关系中,对象会和很多人发生关系,怎么确定自己是那些人中比较特别的那个?所以就,开心就好。但是好像并不那么容易就开心。

以后回想起过去,觉得当时做这个决定是有道理的、不是特别后悔。所以就,follow your heart。

B:你对约炮态度的转变是怎么发生的?

P:大学学长他经常约,好像也没有因为约炮而对谈恋爱有什么改变。他经常跟我分享这些经历,我觉得「好刺激啊」、「诶,那挺好的」。

B:约了之后,你是什么感觉?

P:刚开始约,会觉得, 「我居然约炮了」,那种罪恶感。后面,会觉得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吧,也不用把它当得那么太在意。

B:这个罪恶感来自于哪里?

P:对那种传统道德的破坏。但其实约完之后我也不会特别想这个事情,习惯了或者怎么了。

B:约了之后刺激吗?

P:只要对方开心,就挺刺激的。当前觉得很刺激,过段时间就觉得不刺激了,人都是很难满足的。需要不停地选择刺激自己的方式,比如说 SM,或者之类的吧。有一些太过分的,还是不要干就好了。注意安全和法律,综合考虑。不要为寻找刺激,做出格的事。

B:你一般怎么约?

P:很直接啊。互换照片之后,觉得还不错,然后就……我觉得大家目的都很纯粹,为了约炮。要是愿意谈恋爱,也有啦,不能完全否认。只要大家都觉得OK,那就OK啊。

B:你会把约炮的事情分享给其他人吗?

P:很多细节不会特别提。有人问「你昨天去干嘛了」,我说「我昨天约了一个小哥哥干嘛干嘛」。

B:你怎么处理攻受问题?

P:我一般不和纯一或者纯零约,一般倾向于 0.5,因为我自己是 0.52。约炮还好,特别是谈恋爱,我不喜欢把自己的角色定义得太直接,更灵活一些让我觉得更好。

固定就很死板,只能做受或者只能做攻。当然,一次可能无所谓,约炮嘛,约完就不约了。谈恋爱的话,你们俩经常啪啪啪,角色太固定就会好无聊啊。「为什么又是这样」,少很多乐趣吧。

B:交友软件上的一些人很看重攻受角色划分,一些人拒绝和角色相同的人聊天,或者标明「1 勿扰」或者「0 勿扰」。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行为?

P:这个就是 gay 里的直男癌,我不是很喜欢这种人。每个人可能都有比较 1 的时候,或者比较偏 0 的时候,所以不要把它太固定了。这种定义让我觉得特别负面,(这种行为)把一个东西定义得太清楚了、太贴标签,我觉得不是特别好。

如果哪个小哥哥觉得还不错,我们可以认识一下,通过《复杂个体》的邮箱联系我就好。我觉得可能性也会很低啦,谈恋爱的事情还挺狗血的,所以随缘就好。

 

文本内容经被访问者确认 | 对谈时间为 2017 年 12 月 26 日

  1. 一款名为 blued 的社交应用
  2. 「纯一」、「纯零」和「0.5」是男同性恋肛交行为中的体位角色划分,在一些情境中也有恋爱双方角色划分的泛化之意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