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我还蛮喜欢一个人的

B:现在刚好是年初,可以回顾过去的一年。

P:不是年终吗,我觉得按农历年算比较……而且这个学期还没有结束。

B:过去的一年,无论从什么维度来划分,你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情?

P:这学期发了 12000 的奖学金,特别开心,买了手机。我一直不缺钱花,但也没有多少钱可以花。家里说这个奖学金你就自己支配,算是到目前为止我支配过最大的一笔钱,随意支配的那种。

B:生活中遇到等人,你是什么感受?

P:没到约定时间的话,没什么;到了约定时间,会想他是不是堵车了。我一般比较站在他的角度上为他想,很少去怪罪别人。

B:你会感到着急吗?

P:别人迟到的时候,我应该没有什么,不会有太多感觉;但我自己快要迟到的时候,就会特别着急。如果是第一次见面,会担心留下不好的印象;熟了的话会好一些。跟熟的朋友出去,迟到的都是我,好像觉得没什么。(我对)不太熟的人可能会比较在意时间和很多细节,熟的时候就会比较放松。

B:你和家里经常沟通吗?

P:我跟家人沟通比较少,比较重大的事情说,我的文章投出去了、谁要结婚了、谁要买房了。

B:听到别人结婚,他们是什么反应?

P:就会问我,「什么时候认识一个学妹呀」。

B:成长经历里,你有哪些榜样人物?

P:从小到大接触过优秀的人很多,真正当做榜样的好像没有。小学四年级,转来一个其他地方的学生。他陪伴我走了剩下的两年、初中的三年、高中的三年,从来都是全校第一,他算是榜样人物吧。上了大学以后,好多人会变懒,明知道有很多很优秀的人、也知道他们在干嘛、你应该干嘛,但没有那个动力了。读了大学到现在,没有什么榜样。只是知道他很棒,心里有的时候想成为他,但是最后还是碌碌无为,像一条咸鱼一样。你为什么问这个奇怪的问题,像是在谈励志。

B:他是什么样的人?

P:特别勤奋、踏实,很用功。上体育课,他都会带本书。每天早晨,(我)到学校都会在操场或者什么地方看到他在背书。很努力的别人家的孩子,而且很聪明。那个时候,觉得人棒就是一个标准——成绩好。

B:如果用三个关键词介绍自己,你会用哪三个词语?

P:感觉像是在面试一样。如果是面试,我可能会说理性、内敛、沉稳,大概是类似的一些词语吧。如果是自己形容自己,我可能会说内向,确实蛮理性的、但是有时候也会很矫情。越来越老,矫情越来越少了。我高中时肯定说自己是个忧郁的人,但是现在不会。这么长时间,我还蛮乐天的,很佛系,随缘、随便都好。

B:为什么在这两种情境中会有差异?

P:因为很不喜欢面试,面试的时候说的不一定是实话、只是表现出想表现的样子。(和人接触)其实也是想表现出别人想要的样子,所以还是蛮虚伪的。

B:两者都是「想表现出别人想要的样子」,为什么还是不一样?

P:因为要求不一样,找一份工作需要的——尤其是我们理工科的——是比较理工科的性格,和人相处时是和人相处需要的那些——随和呀、逗比、开得起玩笑。

B:那你自己是什么样子?

P:我也不知道。你能很精准地形容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吗,我很难说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。不同的时间、不同的场合需要表现出不同的样子,那个也是(自己);自己私下无人的时候,那种状态也是一部分的(自己)。

B:这么一说,整个人马上就立体起来了。听起来会有一个东西把这些不同串起来,这个东西是什么?

P:不知道。

B:平时想这个问题吗?

P:不会,这种哲学问题,不会想。

B:和身边人聊天会聊这个吗?

P:不会。

B:你们平时聊些什么?

P:现在大部分聊天都聊得很肤浅,这几天谁出轨了、当年自己多么牛逼、或者回忆一下往事。没有很深刻,也没有遇到要很深刻地坐下来聊一聊人生、聊一聊理想。他们也不喜欢聊那些,不太好聊。想或者不想,我觉得也没什么差别。很多聊天只是为了氛围、为了当时的气氛,有一些回忆性的(聊天)还是蛮有意思的。

关系比较好的人,基本都是初中或者高中时候认识的。当高中毕业分开,大家能聊的也只有高中发生的。我现在身边没有什么好朋友,就只能聊聊最近有什么事情。

B:你有很想聊天的时候吗?

P:没有,我还蛮喜欢一个人的。如果晚上回宿舍只有我一个人,我就只开自己的那个台灯,戴耳机。蛮享受自己一个人的状态,一个人吃过火锅、一个人旅过游。也可能因为我跟室友的关系不太好吧,也没有不太好,就是不亲近、也没有什么矛盾,就是不够交心吧。

B:这种「不够交心」是因为什么?

P:我们宿舍四个人,那两个人本科就很熟、关系就很好,所以研究生选到一个宿舍。他们俩经常为一个小团伙,我跟另外一个室友相对来说更熟一点。平时在宿舍,很多时候他俩在说话、我俩在说话,或者他们俩一起做什么、我们俩一起做什么。

B:你会和什么样的人交心?

P:现在新认识的人不会再交心了,除非我找到一个灵魂伴侣。我比较交心的一个人是发小,一个也算是发小、高中时候熟起来的。高中有好几个,本科有一个关系比较好、但也没有到交心,再后来认识的人就觉得再也不会交心了。

B:这种变化是因为什么,为什么之前和之后认识的人这么不一样?

P:人们称之为成长。那个时候比较单纯、经历的事情也比较少,交心就是分享一下——我又跟谁关系好了、跟谁关系不好了,我又喜欢谁、又不喜欢谁——这样的事情。现在这样的事情,除了那些人,好像也找不到合适的人(进行分享)。

| 很幼稚,其实挺美好的

B:什么样的聊天内容是「深刻」的?

P:涉及到当事人感情,有自己的感情在里面。

B: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
P:不会很想聊,有很多感情就不太想跟别人分享了。好像很久没有那样聊天了。很多时候很憋屈,找别人抒发一下。不然,没事干的时候,我宁愿多刷会儿手机、多看会儿剧。

B:那高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?

P:现在看很幼稚,但是当时,我喜欢一个人,就整天跟别人——特定那么几个人——聊今天跟他怎么样了、他又怎么我了。有什么情绪都恨不得写在脸上,「我不高兴,你快来理我」。很多时候跟别人聊这些事情,也是希望能够传到他那儿去。很幼稚,其实挺美好的。单纯地很喜欢他,但是他快结婚了。

我去年一月份去南京,自己去了一圈。他在南京,我在他们家住了一天,看着他跟他对象。高中时候特别特别喜欢,后来,高中毕业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,开始觉得这个人不好——这也不好那也不好。后来见过几次,感觉也不一样了。所以,我看到他跟他对象时也没什么感觉了,只是曾经很熟的一个同学而已。

高中时候,为什么会跟他好,我也忘了。换座位的时候,我们俩刚好是在中间的位置,就成了同桌。这个时候,开始慢慢熟起来、(他)又长得比较好看。比较好玩的事情是,我总是叫他「老婆」。(他)一开始也不答应,后来就默认了。那个时候(我们)有值周,一周不上课,学校里到处去打扫卫生。有一次,(因为)关系比较好,我们俩就分在一块了。一天上午往回走的时候,他一直背着我,从走廊的这一头走到走廊的那一头。那一头是我们教室,其他班都在上课,(我们)从窗户就这样过去了。

那个时候很矫情,在他们家小区凉亭,他给我弹吉他、唱歌。天呐,好美好啊,感觉都有点、有点想哭了。小纸盒里写卡片,满满地写的都是他,他今天怎么样、明天怎么样。我们俩会有冷战,我已经想不起来是为什么了,反正有一段时间谁都不理谁、谁也不说话。有一次正好到了元旦晚会,我就唱了一首歌,唱得是 bobo 组合的《光荣》。好像也没什么这首歌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当时他冲上来就把我抱住了。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,我哭了,他也哭,我们好多同学也哭了。我跟他好是大家都知道的,有一段时间不说话大家也都知道。有很多人来问,「你们俩怎么了、你们俩为什么不说话」。可多故事了,高中的每一点每一滴都是他。

高中的时候,他妈暑假给他找了一个心理医生。他去看,给我说来着。我就偷偷跟着去了,(他)应该不知道,(我)还在那个门外听了听。很迫切地、很想知道他每个时间都在干什么,他经历了什么事情。

跟我很交心的、现在来说跟我最交心的那个女生,他们俩高中好过一段时间。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想,如果有时间把高中所有这些发生的事情写出来,肯定是一部非常狗血的偶像剧。他跟那个女生好的时候,我不觉得我喜欢他,我是觉得他是(自己)很在意、很在意的一个朋友,特别在意的那种。那时候心情很难受、但是又不能说「你们俩不能在一起」。好多次我们三个人一起,挺尴尬的。不过他们俩没好多久,那个女生现在和我一起嫌弃他,「他怎么那样,当时怎么会喜欢他」。

后来他也有挽回过,但是(我)还是很幼稚地觉得我们俩已经过去了,我们俩已经不能回到以前那样了。

B:「挽回」是在什么时候?

P:高中毕业那个暑假和大一的时候。大一我们都不在北京,第二学期那个五一,我们一起来北京玩了一次。他当时蛮努力的,我也很努力地把他往外推。觉得他变了,不是我们好的时候的那个样子了。现在想来很幼稚、很不应该,当时就很不想,觉得已经结束了、已经过去了、就这样吧。

B:什么让你们的关系从要好走到需要他挽回?

P:那个时候特别作,「你每天必须要跟我说话、必须只能跟我最好;你要是下课跟别人聊天、你不来找我,我就会不高兴」。就很作,作着作着,就作远了。

B:他知道你喜欢他吗?

P:我觉得他是知道的。我知道有人问他「我是不是喜欢他」,我说「那我要是真的喜欢你怎么办」,他说「没什么呀,你也没对我造成什么困扰」。就好像再也没有聊过了。有的时候我想,我要不要给他说一声,「我那个时候真的喜欢过你」。但是,他要结婚了,好像不太合适。

B:什么时候,你意识到了自己喜欢他?

P:很难说,相处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他了,只是自己觉得不是。后面对这个现象、性取向有一定了解,就知道那个时候已经很喜欢他了。我高中时候,自己不愿意承认,心里也是清楚的。

B:「承认」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?

P:很自然,我没有经历过认同的障碍。我没有觉得「为什么我会喜欢男生」,没有想过这些问题。有时候我会想,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。小学有一个很在意的朋友,我们两家是前后两栋楼。晚上写作业时,我站在窗台上、他站在他们家的窗台上,我们会打个招呼。我记得特别清楚,我特别喜欢他身上的那个味道。从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到现在,我喜欢的人身上都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、特别好闻,很喜欢抱着闻。高中的时候,没事干就搂着、就在他肩上亲一下。天哪,特别美好,但又不想让他知道。这个动作很那个什么,可能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吧。

虽然对自己没有什么认同障碍,我还是不大愿意跟别人承认「我喜欢男生」,包括很交心的那些人。最交心的那个女生,我跟她说过我喜欢过谁、我喜欢过谁,但是我也没有很明确地跟她说「我是个 gay」。可能有一点歧视吧,自己看不起自己。我试过几次,都觉得很别扭,我说不出口。

B:你接触过明确地对同性恋的歧视吗?

P:没有,没有明确的。但是我跟我妈有一次看电视,看到了张国荣,就跟她聊了一下。她说「这些人有钱了、成名了,就开始搞一些烂七八糟的事情」。后来再也没有聊过,好像沟通不了。其实跟家里面的矛盾,要比看起来多一些。我跟我妈说以后可能会不会不结婚,我妈就说「别人都结婚你为什么不结」。我说「别人都做的事我就一定要做吗」,我妈说「就是啊」。没有办法沟通,很难。

我不敢想,我跟我家里说了会是什么结果。我觉得我妈特别保守,「你必须要结婚、必须要有孩子啊」。本科毕业的时候,她非常非常想要我回家考一个公务员。就是那样一个人,我觉得我认识得很清楚。

| 不够从众,可能大家都不愿意带你了

B:她的想法和思考方式在你身上适用吗?

P:不是,她给我起了很多反向的刺激。是叛逆心理吗,青春期到现在、快三十岁的人了,还叛逆心理吗。反正就,她让我干什么,我就不想干什么。家庭很难聊,很复杂。

我有一个亲戚生了二胎,离我们家不远,我妈没事干就过去、没事干就过去。我们一大家人有一个群,每天都是这个小孩今天被这个抱了、明天被那个抱了。他们对于我们再下一代有非常强烈的欲望,但是又觉得我给不了。比较心酸,他们想要一个孙子孙女,但是我没有啊。

B:你觉得自己应该给吗?

P:我的观念里,给不给是我的事情。我自己都活得这么惨,为什么还要带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一起经历这么惨的世界呢。或者说,我本来自己可以过 A 或者是 B+ 的生活,生一个小孩,可能就要面临着过 C 或者 D。我觉得,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就不会要孩子。

现在养一个孩子,从怀孕之前就要做各种准备,怀孕之后要搞胎教、幼儿园、小学。每一步都是大把的银子、大量的社会资源,成本太高了。如果要养,就得把 ta 养好。人家都上私立幼儿园,那你不能不上吧;人家都请外教,你不能不请吧;人家都学钢琴,你不能不学吧。虽然我很讨厌从众的心理,但是到那个份上的时候,还是没有办法,只能从众。

B:其他方面,你有这种从众的表现吗?

P:很多体现在买东西上,看到别人买什么,(自己)会有一个倾向。很多时候,从众是为了显得自己不是很独特、跟大家一样。

B:你怕自己是一个独特的人吗?

P:倒不是说怕自己是一个独特的人,怕自己是一个孤单的人。不够从众,可能大家都不愿意带你了。

B:听起来好像有些矛盾,一方面你担心自己是一个人,一方面你又很喜欢自己一个人。

P: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,是这样;自己独处的时候,又是另外一个样子。孤单并不是一个人,而是「他们一群人、而你一个人」。当他们一起做什么、而你没有,那是孤单;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、而不管他人,并不感觉(孤单)。

B:在这儿我觉得,喜欢男生是你自己喜欢的事情,即使没有结婚、没有和很多人一样,你也觉得OK。

P:我又不愿意告诉别人「我是喜欢男生的」——好像这个说得通了——我怕他们都是异性恋、而我是同性恋,我会很特立独行。可能是怕这些。

B:你身边有出柜的人吗?

P:有,但是(和对方)关系很一般。(他)很明目张胆、很骚——我觉得「很骚」不是一个贬义词——我蛮羡慕他的。跟周围的人很坦然、跟所有人都「我是个 gay,我就是这么又骚又贱的,嘴毒」,很好玩。很羡慕那种感觉,但是自己做不到。

B:和朋友吃饭,点菜时也会面临类似的纠结:要不要选自己爱吃的菜、要不要把自己的喜好讲出来?

P:不会,很少。一般都是,「随便,你们看,我都行」。我没有什么不喜欢的,尤其在吃饭这件事上。我没有什么不喜欢的、喜欢的也没有很喜欢,吃什么都行。

B:你比较在乎哪些事情,被触犯到了会生气?

P:其实很少,我很随和。别人只要不太影响到我,怎么样都好。比较不喜欢的是,室友在我睡觉时一直说话。我比较喜欢站在别人角度上想,但是我就觉得,他们为什么不替我想。我不喜欢很聒噪、喜欢装逼的人。高中喜欢的男生有些事情很装逼,高中时候没有、不知道为什么上了大学就有点那种样子。也没有跟他说过,但是确实不太喜欢。

B:他对你的影响大吗?

P:挺大的,高中时候早上六点多一直到晚上八九点、十来点,一直都在一块儿,晚上还偷偷地用手机发两条短信。那个时候用的诺基亚、能存多少条短信的那种。又不舍得删,还把一些短信抄下来,虽然现在都不知道哪去了。我现在也会留一些——比较在意的人——聊天记录一直留着,从这个手机换到那个手机。懵懵懂懂的时候,都会做一些这样的事情。那个时候觉得很浪漫,这是我很在意的表现。

B:现在,你觉得什么是很浪漫的?

P:没有,我已经过了浪漫的年纪了。我不知道,也可能是单身太久了,好可怜啊。我现在还加着前任的微信,偶尔点个赞。没有聊过天,有时候还挺想他的。

之前知乎上认识了一个人,面基的过程无数次让我想起了他。那个人聊天跟现实相处差异太大了,如果在现实生活中认识他,我肯定不会和他有很多接触。我跟他吃饭,从坐公交、到饭店、点菜、上菜、跟服务员说话,无数个瞬间让我想到了我的前男友。觉得前任好好啊,就翻翻他的朋友圈,点个赞。

B:当时为什么分手?

P:他认识很多人,那时候还用那个小蓝1。他认识上面很多人,(我)觉得不好、不想让他再玩那个、跟那上面的人有接触。但他还是一直那样,那会儿(我)考研压力也比较大,再因为这个,就跟他分手了。其实有一些后悔,也没有什么。所以,我准备周末去看看《前任 3》,怀念一下。

我还有本科时候喜欢的一个同学,先喜欢的这个同学,关系不好了、闹僵了,才喜欢的前任。那个同学是直男,又是直男。大二时候认识的,他比我小一届。一次部门出去活动,就勾搭上了。我们俩没有留手机号,他自己去我们通讯录上跟我聊天。发短信、要加我微信,我就加了,后来关系很好。有一次,我们吃饭喝酒。那个时候一吃饭就得喝酒,喝酒就很难受。回来就跟他说,「喝酒很难受」。他就说「有没有蜂蜜」,我说「没有」;中间说我什么都没有,他就说「那你有我啊」。不知道该怎么说,确实很暖、很甜。他对我很好,但是(我)想要更多,就又把一段关系作得没联系了。反正就,不知道。

B:你怎么看待性取向?

P:很正常,我觉得很正常、很自然,born in this way。

B:更宽泛地说,同性恋、异性恋,你怎么看这种区分?

P:还是蛮正常的,总要找一些不同出来。一个是主流、一个是不够主流。任何一个族群,总要找一个方式跟其他的区别开。表述的时候比较方便,不然名字有什么意义呢——为了让别人在叫你时,让你知道你是你而已。

B:我还挺质疑性取向的,人已经活得很难了、干嘛还要让这些人为建构出的概念让生活更艰难。

P:规则,这就是从上往下要有一个统治的规则。

B:你怎么看男同之间的攻受之分2

P:正常的现象,但是为什么受这么多。我自己也偏受,虽然很正常,但是我自己想「为什么我不能攻」。就真的不能、不想,反正就很奇怪。

B:我对性越来越没兴趣了。

P:我也没太大兴趣,搂搂抱抱一起睡、没有其他,也挺好的。很喜欢抱人。

B:那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?

P:抱枕,习惯了就好了。没有办法,总要过的。

B:我喜欢趴着睡,像抱着谁、也被谁抱住。

P:我会准备抱枕、盖比较重一点的被子,喜欢被被子包裹的感觉。

B:回头看,你人生中有哪些决定性瞬间?

P:无非是高考报志愿、研究生报志愿、研究生选导师,其他的我倒是没有觉得。

B:如果可以改变成长中的任何一件事情,你想改变什么?

P:性取向。很多时候我会想,「如果我是一个女生该有多好」,从小的时候就这么想。反正我觉得我对于这个,自己不太愿意接受。知道自己是,但是不太愿意接受。

B:如果是女生,你的生活会发生哪些改变?

P:就可以去追那几个喜欢的人了呀。很多时候喜欢又得不到,哪里出了问题呢,就是自己是个男生。如果我是个女生,我就可以去追他们了,也许就在一起了。

文本内容经被访问者确认 | 对谈时间为 2018 年 1 月 11 日

  1. blued,男同性恋社交应用。
  2. 「攻」、「受」(也称「纯一」、「纯零」和「0.5」)是男同性恋肛交行为中的体位角色划分,在一些情境中也有恋爱双方角色划分的泛化之意。

One thought on “ 如果是女生,我就可以追他们了 ”

  1. Pingback引用通告: 同性恋 | 报道合辑 – brook jia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