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我现在是人生中最好的状态

B:如果用一段话描述自己,你怎么描述?

P:我现在是年过三十、奔向四十的阶段,已经从年轻时候的愤青逐步成为佛系同志。我个人觉得,我一个非常无聊的人、也没有什么太多特别惊心动魄或曲折的故事,一步一步、顺顺当当,突然就走到今天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长成的,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发生在昨天一样。所以,我在性取向上和大多数人不一样,但在生活轨迹上和大部分人一样,平平淡淡、没有什么惊天大伟业。很平凡、很普通的一个 gay,就可能年纪比较大、跨了好几代。

B:「跨了好几代」指的是?

P:一个同志最好的时代可能只有 20 到 30 岁这十年,以这样一个周期来算,比我更早的、比我稍早的、比我晚的、比我更年轻的,很多代的 gay 都已经接触过。大概能够了解从 90 年代末到现在,中国同志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变化。

B:「突然就走到今天」,今天的你是什么状态?

P:我现在是人生中最好的状态,经济上相对比较自由,经济自由带来的好处是精神的自由和生活的自由。以前的时候经济不太好,想做很多事情都会受限,眼光也受限、行为也受限、思想和世界观也都受限。到了现在,随着经济逐渐好转,想做的事情都可以做到——以前想、但是做不了的事情,现在也都能做到——这带来精神和行为上的自由,感觉过得非常舒适。

我现在有稳定的工作、有算得上体面的生活——虽然现在还没有房子——有一个相处了很多年的朋友1,也能看到自己的一些改变——因为健身,身体上的改变——以及社交网络上粉丝的增多让自己很开心,我(经历着)这两年之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一些事情,让我感觉现在这个阶段是我经历到的最好的时代。

B:之前「受限」的状态是什么样的状况?

P:很压抑、很憋屈,我特别忘不了一件事是第一次坐飞机。我刚挣钱,一个月的钱还特别少。当时已经二十多岁了,没有坐过飞机。然后说自己一定要去坐一个,但是机票还是蛮贵的,就买了一张春秋航空的机票——廉价航空——简直处处都要受限。多背一个包要收钱、预定座位也要收钱、不管做什么都要收钱,座位很小、服务也很不好。如果有钱的话就可以自己选择,如果想要更舒适的生活、想要更多的自由,就自己去奋斗、自己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我当时住一个特别小的房间,条件不是很好、房子的人也不是很好;自己想去旅游、但是又没钱,只能附近溜达溜达;碰见想要的衣服或者好看的东西,也就只能看一看,因为也买不起。当时我和朋友刚毕业,都还蛮穷的,觉得贫穷夫妻百日哀、做什么都是受限的。两个人精神生活是丰富的、有依靠,但生活是客观的、是现实的。

想突破更多的限制,就必须争取到更多的东西。东西越多,就会享受到一种自由——特别爽快的自由、我要什么就有什么的自由。想做特别没意义但花钱的事情,为什么不可以呢。花上几万块钱为了在海边躺几天,为了放松想去就去,为什么不能呢。自己身体放松时,精神就会放松。

B:你怎么理解身体和精神,或者物质和精神?

P:我觉得,物质很重要,物质富裕了后精神才能够富裕。很多人不太追求物质,是因为有人给 ta 收拾生活。马克思生活很潦倒、精神很丰富,是有人在给他收拾烂摊子。如果他只是一个人、连自己的生活也完全顾不了,他也不可能每天在大英图书馆看书。他只是不在乎,但是他离不开。如果有更丰富的物质生活,他可能有更高的成就。之前当记者,我手下有好几个孩子,家里面蛮富裕、家庭生活挺好,ta 们做出来的工作也是特别好。我发现家庭富裕的孩子会抛开更多利益的诱惑、财富的诱惑。把自己的基础打好,很多东西相应会有改变。

B:描述自己时,你使用了「佛系」,这个词近段时间出现频率很高。你怎么看流行文化、你怎么处理流行文化和自己的关系?

P:我喜欢、我不喜欢和流行有什么关系;(流行文化)有人喜欢就可以了呗,和我有什么关系。喜欢流行偶像是 ta 们自己的生活方式,ta 们觉得开心就好。和我的评价无关,我的评价也和人家无关,我就保持 open 的心态。

B:这种 open 具体是什么样的状态?

P:「我是同志」对我最大的改变是尊重别人的生活方式,做什么是 ta 的自由,我不要评论。保持 open 的心态,突然好像就世界明朗了。我自己是一个 gay,所以别人不管做什么是别人的自由。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东西,ta 们喜欢就好、和我没有关系。

B:这种状态给你带来了什么影响?

P:不会看得很累,整个世界豁然开朗,突然变成很 nice 的人——别人很信任你,也很喜欢和你说话——更亲切一些、更平易近人、更容易获得别人的信任。

| 自己不是一个和别人与众不同的人

B:你在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?

P:大约是初中,隐隐约约有这样模糊的感觉——我更倾向于男性的身体,大过于女性——上高一的时候,我才确认自己是同性恋。以前没有这个概念,后来这个感觉越来越深。身份问题认同了之后,完全就彻底打开了这个世界的大门。

初三的时候,一个大叔——是我们家的一个亲戚——当时蛮喜欢我的,不是爱的喜欢。在一起时,他喜欢让我摸他的身体。当时我还小,并不觉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我在摸他的过程中逐渐发现,自己还蛮 enjoy 的。到了后来,有天睡觉,我发现他在摸我的下面。当时我没有感觉到害怕,蛮 enjoy 的,后来每天晚上蛮期待他触碰我。那是我最早对男性的启蒙。

高一的时候,自己上网第一次才知道有同性恋这个概念。很多事情发现自己就是,只是以前没有明确了解过这个概念、没有明确把自己归类。

B:「发现了一个新世界」是什么感受?

P:所谓的发现一个新世界,就是说「和我这样的人还蛮多的,不是说只有我一个人」。突然感觉到,自己不是一个和别人与众不同的人。

自己对男性比较感兴趣时,略有一点害怕,「为什么别人都喜欢女人、而我一个人喜欢男的呢」。很少发现有喜欢男生的男生,可能有,别人也不会说。射手座天生乐观,恐慌了一小段时间就不 care 了。无所谓,自己是就是了。只是觉得自己是孤独的,遇不到另外一个相同的人。不仅有这种强烈的孤独感,而且也有性方面的冲动。我想触摸另外一个人的身体,但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。

高一开始上网,突然发现「喔,这个世界其实蛮大的」。当时的网络——99 年左右——中文网络才刚开始,但同志的内容已经很多了。「卧槽,这个世界蛮大、蛮丰富、蛮开阔,为什么还可以这样,我去」,还有很多裸男图片、以及交友网站。突然发现,自己身处了一个更大的世界,这个大的世界就是网络给我带来的世界。

我有一段时间就沉迷网络,看各种各样的小说、图片——那会儿没有视频——聊天室。疯狂地想认识和自己相同的人、想找到一个和自己同城的人,寻找一种归属感、不想让自己只是一个人、希望找到更大的一个群体,但一直都找不到。蛮类似现在 O2O 的概念,在 online 上找到 offline 的东西,找不到的话,还是要在 online 上面不停地寻找。到了后来,还是找不着,就略有点失望。当时成绩下降也蛮快,自己还蛮失望的,就和这个小世界有一点告别,逐渐恢复了生活的常态,压抑住自己强烈寻找另外一个同类人的欲望。当时学习压力还蛮重的,当某一个压力很重,这个东西就不太会想。放假回家,学习的压力一放松,那个方面的想法噌就起来了。

我这一代的人、我这一代的 gay,是我们这一代的幸或者是我们这一代的不幸。在我们一个 gay 最黄金年龄的时候,很难发现自己的同类群体。因为当时的网络并不是很发达,而寻找同类的方式就只有通过网络,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一个人脸上说「他是 gay」。刚跨进三十时,突然网络爆炸了、各种各样的方式也都有了,网站、App 越来越丰富,寻找另外一个身边的同类非常、非常容易。然而在这个时候,却要面临很多生活上的压力。更多的人已经去结婚,寻找这样一个方式去解脱。虽然已经面临一个很好的时代,但是却不能够享受。但很幸运的是,好歹在最后接触到这个事情,也不能说完全的遗憾。不像上一代人,完全的遗憾。

更大的世界,对我来说,是寻找自我认同,这是寻找到的第一个更大的世界。在一个虚拟的世界过渡到一个现实的世界,这是寻找到的第二个更大的世界。第三个更大的世界,是发现周围有很多很多人就生活在身边、而不是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B:从第一个世界你怎么进入到了第二个世界?

P:第一个世界更多是归属感,「知道有这么一群人的存在,你不是孤独的」。第二个阶段,是想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找到、告诉自己「自己身边有这样的人」,不求多,有就可以了。

就像现在找外星人,第一个阶段是开拓有宇宙,有这样的人但是你不知道,ta 明确发声了只是你接触不到;第二个阶段是真正接触到第一个外星人,真的是有、还去联系了 ta、认识了 ta;第三个阶段是,外星人就在我们身边、无处不在,掌握了一定的渠道、有一定的方法,就会发现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人。

当时,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经历了很长、很长,很难跨出这一步。尤其是小城市,我生活的是一个小城市。小城市本来各种方面就比较落后,在一个小城市找到一个同类很困难、概率很小。当时有同志的交友网站,留言说在哪里、是什么样的人、需要什么样的朋友。如果有人能够 match ,他会主动加 QQ。我发上去很久,没有人回应。直到很久很久,我突然发现了另外一个——同一个市、但是不同一个县——已经很让人意外了。加他的 QQ、认识了他,「我去,还真的是」。蛮神奇的,我身边真的有这样一个人、真的可以认识这样一个人。

当时蛮兴奋的,就迫不及待想见面。压抑了很久,就很想见面。毕竟不在一个地方,虽然认识了,也是过了很久——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,他来我们这里出差——见了第一次面。认识到第一个人时,就捅破了这层窗户纸。随着时间,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,就只是发现了一个同类人而已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新鲜感就过去了。随着网络的便捷,和同志群体的自我觉醒,认识了第二个人、第三个人、第四个、第五个、第六个。直到后来同志应用的出现,突然爆炸了一样,发现自己周围有好多个人。

B:见第一个男同性恋时,你是什么样的年龄?

P:高三的一个冬天,他已经工作了。我才十九,他当时二十六还是二十七,在当时看已经很老的一个人了。没有联系方式、没有手机,只靠 QQ 留言,只能回家上网看谁留言了才能知道是什么情况 。那次见面确实是机缘巧合,当时不一定能及时看到 QQ 留言、而且并不是说他就一定在线。可能他给我留了,我这个星期回去才能看到、给他留言,他下个星期看到又给我回复。时效性很落后,完全得靠一种很幸运的东西。

那天他给我发了不久,我星期日刚好回家。上网开了 QQ 后发现他刚给我留言,说「我下个星期几去你们那里,你是不是有空就见一面」。还真凑巧,他还在线。我说我只有晚上六点钟到七点钟这个时间段,他说不行。那没办法了,两个人挺遗憾的。那天他要回的时候,我们那里下大雪。下的雪非常非常大,他就回不去了,一直等到星期日的时候他都没有回去。我星期日赶紧回了家,就问他「你是不是还在」,他说还在我们这儿。「那我今天放假,你要不要今天出来见面」,然后就见了。就感觉是天注定的一件事情。

(他)挺丑的,但因为是彼此的第一次见面,当时说了很多话、聊了自己的情况。他当时已经结婚了,他那个地方比我们还要更保守一些,也有很多的不便。这就是我认识的第一个,现在已经没有联系了。

B:回头看当时准备见他的自己,你是什么感受?

P:很单纯,也不单纯——当时已经小黄文看多了,什么乱七八糟鬼事情都知道了——更多的是兴奋,寻觅了好久、突然出现到面前的兴奋感和激动感。见他的时候,我心跳得特别厉害、特别厉害。——这个人是什么样子、这个人人品怎么样,倒没有想太多——第一次和人见面的兴奋感大过了更多、更具体的问题,「我先见到就好」。这个人安全不安全、是不是好人、长得什么样、是不是 match、是 1 是 0 啊,不会考虑这么多。

B:当时那么兴奋、那么期待想见一个人,你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你想获得的是什么?

P:一个真的人,不再是 QQ 后面聊天的一个人。他的身份,就只有他的一个身份,一个真真正正存在的 gay,象征意义大过任何实在意义。见第二个人的时候就不是这个样子了,见第一个人带来的兴奋感是谁都不能提供的。

B:从长的跨度来看、从整个成长过程来看,那次见面给你带来了什么东西?

P:对我的择偶观有一定的关系,明确知道了我不喜欢那样的人。还有一件事对我触动蛮大的,他虽然明确了自己的身份,但对自己的身份不认同。他很苦恼,羞于做这样一个(身份的人)。见面时,他总想去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,害怕别人看出来、否则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和我这样一种关系。当时的我不太高兴,好像给他带来了很丢人的事情。这种事情很丢人吗,有什么丢人的东西。不让别人知道就好,但是你这个身份是不丢人的。我当时这点很看不起他,他干什么都很小心、很怕怎么怎么样。虽然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,但是后来疏远了他。你可以是一个 gay,但是你要认同你作为一个 gay 的身份。你不能作为这样一个人,嫌弃自己的这样一个身份。

我和他没有发生过性关系,因为对自己的身份不认同,他不愿意和男生发生关系。他只是觉得新鲜,「真还有这样的一种人生活在自己的身边」,他只是想见一下。这个身份给他带来的更多是痛苦和压力。到现在的时候,我能够理解他当时的心情,毕竟不像现在、当时还是挺保守的,周围人给他的压力也蛮大的。我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,没有太多问他,就知道他结婚了、有孩子。

B:在性取向的认同方面,你经历了什么过程?

P:很快就认识了,明确了自己是。没有什么问题,等有问题的时候再说,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什么问题。

B:你怎么看自己的性取向?

P:这个事情没有纠结的,我很明确自己的身份。

B:目前你是出柜状态吗?

P:不是,我完全没有出柜。我不和别人说,如果他知道了、我也无所谓。我不主动。不管、不说、不问。这件事情对我没有产生过任何的问题,即便别人介绍女朋友,就说「这是我的事情,和你没什么关系」。当勇敢地说出来时——很多人很难拒绝,很难说出这样的话——当说出来的时候,所有的事情就一下就把它掐死了。

B:你考虑出柜吗?

P:可能到了适当的时候就会。

B:什么可能会是什么契机?

P:被逼无奈的情况下、实在是这个事情需要得到处理的情况下,必须、必须要得到处理的情况下,我才会出柜。这个情境我没法描述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境。可能有这么一个紧急情况,但是这个紧急情况是什么,我还没有想到。

B:你怎么处理和父母的关系?

P:首先明确一件事情,父母真为你着想吗、以你自己是不是幸福快乐为根本目的。我一直和父母表达「我现在过得挺好,不要来打扰我。我该做什么、我不该做什么,我自己心里清楚,你们不用太纠结这种事情」。他们之前也纠结过一段时间,但是他们想开了,所以我现在压力比较小一些。我告诉 ta「结婚不结婚是给我自己的生活幸福。如果就是为了让我结婚,明天给我介绍一个女生,你们觉得不错,那就不用我的意见直接结婚。结婚之后我幸不幸福、快不快乐,如果不在意的话。」ta 们觉得这个也挺有道理的。

大人想法是有一个家庭、有一个归宿、旁边有一个人,不至于在生活发生困难时只是一个人熬过来。像打怪一样,结婚就是关卡,闯过去才有下一个阶段,这个是不存在的。当父母了解、能够想到这一点,ta 们也会尊重你。生活是自己的,不是父母的。

B:从结果上看,在对待自己的性取向上、在对待自己的态度上、在对待自己生活的态度上、在对待自己和外界的关系上,你和你第一个人认识的男同性恋呈现了不一样的状态。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你们之间的不一样?

P:我觉得是时代的关系,在他像我这个年龄段——能够对这个事情启蒙的时候——大概是在 95、94、93 年,那会儿(对于同性恋)是多么黑暗的一个时代。很多人对于 gay 没办法用正常的眼光来看,外界的、人类的普遍认识对他产生了这样的影响。另外家庭这方面肯定充满了很多的矛盾和冲突,自己是这样一个身份、外界又是这样一个(状况),面对自己一个不喜欢的人、又想找这样方面的一个人。很多的矛盾、很多的冲突,如果他自己没有想清楚、没有想明白,就会产生这样一个困扰、就会嫌弃自己。如果是下辈子,他宁愿去当一个正常的人。而不是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,但是又不停地做这样的事情。这样的烦恼和矛盾给他带来了更多对身份的厌恶,这是他没有办法的选择。

B:什么样的东西支撑着你、影响着你走到了现在的对待自我的状态上?

P:天生乐观,世界上没有问题,问题只是暂时的,一切都能解决。即便说事情没有解决,也会下意识地想可能睡一觉就有解决办法啦,不至于每天愁眉苦脸的。我这一生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、太大的挫折,即便是有问题、有挫折,我也很快认清楚这样一个现实,让自己慢慢去解决就好了。比如高考的时候,高中成绩还可以、但高考考得很烂,这是一个很大的挫折。可能就挫折了一天,第二天就认清现实了。就上这个大学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、该学习就学习。心态好了,整个世界不会亏待你。

你失去了一个东西,还会有另外一个东西在等着你。这件事情离你而去,很可能有另外一个更好的事情在等你。就抱着这样的心态,一直过到今天。

B:同性恋这个性取向给你带来了什么?

P:更宽容、更平和,这是带来最大的好处,更 open 对待别人。另外很大的改变是,让自己更加勤奋、更加努力。

我上学的时候,勤奋努力的缘故就是为了逃离家里面的掌控。自己不停地往出考、不停地想办法怎么赚钱、怎么更好地工作、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。假如我不是 gay,我可能就回家舒舒服服地当一个富二代。如果我不是 gay ,可能随便上个大学、毕业后随便找个工作,结婚、生个孩子,现在孩子都上一年级了。就那样平平淡淡、普普通通、特别无聊过完自己的一生。

B:你觉得那样的一生怎么样?

P:那样的一生也是很多人羡慕、向往的一生,但对我来说,不是想要的一生。

B:你想要什么人生?

P:生活在小城市,有小城市的向往;当到大城市之后,你发现大城市和小城市的眼界是不一样的。眼界越宽、越大,追求的东西、精神上的东西就越高、越多。当从大的城市回到小的城市,就发现平平凡凡的小市民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。不是说那种生活是不对的,只能说不太适合自己。

| 我生活在生活时代里

B:你经常提起年龄,年龄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

P:年龄可以成就你很多东西,也可以埋葬你很多东西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可以更好地去了解这个世界、更好地去了解别人,也有更多的财力过想要的生活。然而到了这个年龄,却发现身体、或者最好的年华已经不在了。可以挥霍的时候,没有这个资本;有资本的时候,没有了挥霍的东西,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。

我一个朋友和我说——他已经结婚了,认识的时候他就三十多了,现在应该四十多了——他很后悔的事情是,当有钱的时候,却不能给男朋友更好的生活。他年龄大的时候面临着结婚,虽然他男朋友陪伴了他的青春年华、他最好的时期,但是他却不能够给他更好的生活。虽然现在他已经有了钱、有了财富、有了地位,但是只能给自己一个不太喜欢的人。挺悲屈的,很多 gay 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,尤其是到了我这样一个年龄段的时候。

B:他们在面临什么问题?

P:要自己还是要成全别人。很多人,到了我这个年龄的时候,就已经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。

B:我注意到,在同志社交应用上,观察到活跃人群最多的年龄段是二十到二十五岁,年龄越涨、观察到的活跃人数越少。

P:三十岁是一个年龄的跨度,可能带来焦虑。如果到三十岁还混不出自己满意的生活,你就没什么勇气面对这个世界了。到三十岁以后,过不上自己想要的生活,可能就和这个社会妥协结婚,也就不会再上了。或者说已经有一个自己想要的生活了,没有必要再混圈。或者形成一个固定的小圈子,没必要广撒网。

B:你对九十年代的同性恋群体是什么印象?

P:他们生活得很凄惨,像东单公园那些人。他们也是一种生活的悲剧、时代的悲剧,他们也没有办法。现在很多 gay 觉得东单公园那种人很 low、很变态,用有色的眼镜看他们。我们可以想,如果我们没有网络,该如何认识自己的同类。一旦让体会下这个,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你说能怎样,也不能怎样。

我蛮同情他们的,他们生活在那样一个生活时代里,就注定是那样一个生活时代的悲剧。

B:那个时代的人和当下的人有什么相似点或差异点?

P:其实是一模一样的,自然而然产生的寻找另外一半、对肉体的渴望都是一样的。只不过,渠道的方式——认识另外一个人的渠道——不同而已。我和你是通过网络认识的,而不是在公园或者在公园的公厕里。但是现在认识了干什么,见面、上床。以前的人见面也是,见面、上床。就这样,没什么区别。用网络好像更高级了一些、好像在 Aloha 上认识就比在 blued 上认识更高级,这只是一种幻觉2。那时候认识一个人真是太难了,脸上又不写,在线下怎么认识。

B:男同性恋群体的生存境地,生活的环境、面对的社会状况,身边人的接受,你觉得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有发生变化吗?

P:总体上,现在比以前好很多,就好太多、不是好很多,实在是好太多。整个社会逐渐、逐渐、逐渐开放,社会的意识、人类的意识、以及人类的宽容度都逐渐逐渐松开、逐渐逐渐更宽容、更自由。

当有了知识说同性恋不是奇怪的东西、是一个合理的东西、是科学的东西、不必需要害怕——害怕一件东西是不理解才害怕——当理解的时候就不必要害怕。一个是了解,另外一个就是宽容。什么才能叫宽容,不自我才能宽容。一个人的想法里面有我和你,看(考虑)谁的成分更多。当(考虑)自己的成分更多一些,(考虑)别人的东西、别人的空间就越少,偏见就是这么来的。当(考虑)自己越来越少、当(考虑)别人的东西越来越多,就越来越宽容。当你自己本来就拥有很多的时候,你考虑(自己的)东西反而就少了;当你自己贫乏的时候,你首先要满足自己、然后才满足别人。

B:九十年代到现在,在你的关键时期,互联网始终和你相伴。你觉得网络在你的生活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、起到了什么实质的意义和作用?

P:没有网络,就没有中国同志的今天。网络是什么样的东西,第一是隐秘性的,第二是开阔的。开阔的话,让你增长见识。坐在这里,你看到的只是这样的东西,但是网络让你看到整个世界、发现越来越多的东西。当看到的越多、知道的越多,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会越来越小、对它的了解会越来越多,就不会害怕、也能够看开很多东西。另外一个是隐秘性,隐秘性对于一个人很重要。正是因为有了网络这种隐秘性,才能让很多 gay 认识更多的 gay,才能够让同志的发展成为一种可能、以及加速了她的发展。

B:social media 粉丝数不断上涨带给了你很愉快的感受、带来了很多东西,你在 social media 上做了什么、是什么状态?

P:我以前在线下不太喜欢社交,反而容易在社交网络上比较活跃。我比较熟悉社交网络的运作方式,怎么在社交网络中适应它、掌握它;而且网络社会可以让你重新塑造全新的生活。

从别人的角度来看,别人更倾向于接触更好的东西,而不是更坏的东西,更愿意和向往的、认同的人交往、交流。你可以在社交网络上表现出好的东西,一种积极、健康、好的东西——不是每天打鸡血、中二那种正能量——展现出自己好的方面。知道社交网络这样一个本质之后,就按照它的规律、按照它的本质去经营它。不停地经营好的方面,别人也会喜欢、也会赞。

为了展现自己好的状态,必须自己去改变、让自己变成这种好的状态,必须要提升自己、让自己变好。当有一定的粉丝、当互赞或者互相 like 的人越来越多之后,会发现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对的——用别人的角度侧面印证现在的状态是好的、是对的、积极努力是有用的——是对自己生活的赞同,驱使自己变得越来越好。

社交网络上更受欢迎的网红、名媛、更有影响力的一些人,要不是外形很赞,大家都很喜欢;要不是很有想法,或者在某一个方面有很大的特长,或者什么擅长的东西,大家都认同你。我觉得社交网络就是这样。

B:使用社交媒体以后,你使用的新形象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,和你之前实际的形象有什么样的区别?

P:现实社会的我是一个本我,社交网络的我是潜意识的我,在线下不想表达的东西可以在网络上完全地表示。网络比较大,任何想法都能获得赞同或者支持、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。社交网络上的我更大胆、更 open、更释放于我自己,释放于我的观点、释放于我自己身体本身的一些东西。

B:你怎么描述社交媒体上的自己?

P:比现实中的更大胆、更激烈,随着时间的偏移,offline 的我正在向 online 这个方向走。

线上的我可以这么做,线下的我为什么就不可以这样做。以前在社交网络上更活跃一些,可能是对自己的不自信,在网络上放一些东西给自己壮胆、试一试社会的认同和认可。当收到正向反馈后,就知道是可以这样做的。

 

对谈时间为 2018 年 1 月 31 日

  1. 此处的「朋友」特指「男朋友」
  2. Aloha、blued 是目前国内的主流同志社交应用,很多人通常认为 Aloha 的用户比 blued 的用户更优质。

One thought on “ offline 的我正向 online 的自己走 ”

  1. Pingback引用通告: 同性恋 | 报道合辑 – brook jia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