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我这个人的好奇心比较重

B:日常生活中,你有哪些喜欢的东西?

P:什么类型的东西?我喜欢的东西太多了。

B:各种类型的东西——哪些是花费时间比较多、印象比较深刻的?

P:听歌、看书、我的专业——就是数学、计算机。娱乐的话,可能会下下棋之类的——象棋。国际象棋下得不好。

B:为什么喜欢这些东西?

P:就是喜欢呀,我也说不出为什么。我这个人好奇心比较重、比较猎奇,会喜欢一些非常新奇的东西。比如说去年,钱都用来买耳机、换耳机,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高倍的放大镜、大功率网卡。以前想要尝试去学黑客技术,就买了黑客网卡。

我的兴趣真是太广泛了,音乐也是,我听得非常杂。古典、摇滚、民谣,反正我觉得好听,我都会听。我也不太清楚我这个好听的标准是什么,我都会听一些。现在是用网易云音乐比较多,以前烧耳机的时候买了一个播放器,比较贵一点、专门放音乐的播放器。但是有点大,不方便,所以平时还是用手机听。大概是这样。

还有什么要问的?

B:可以详细讲一讲「对新鲜的东西很猎奇」吗?

P:我这个人的好奇心比较重,对自然科学这一块——物理、化学——都很好奇。比如猎奇,我这个人不太受得了那些显而易见、平时都会接触到的,就会想要接触一些新的东西。实际上和你见面,也应该很大一部分是出自我的好奇心。甚至我刷那个 blued1,大部分也是很好奇,很好奇大家都在干什么。

B:你在 blued 发现大家都在干什么?

P:在 blued 上面,有的在约炮、有的说要找男友,来来去去。我就是比较好奇,很想知道那些人是什么。以前在 blued 上,有时候我找那个人,根本没有任何性方面的想法、我就很好奇。我还特别找那些形婚的人——很好奇他们生活是什么样子——就跟他们聊天。

B:你第一次用 blued 是什么时候?

P:第一次用 blued 应该是大二的寒假。一打开应用商店,你会搜那些;如果你输入「gay」的话,它就会出来 blued;点进去看的话,你还会发现这个人最多。那个时候,我记得好像还有其他的、但是只注册过这个,其他后来好像也被封了很多。

当时注册之后,刷了一下,很好奇主要是。刷了几下觉得也比较没有意思,当时专业课挺多的,就删了、很久没有打开。

我感觉我心情比较烦躁、压力比较大的时候才会去刷那个。再一次用的时候,应该是大三。大二下基本上就没有碰这个东西了。大三期中之后,我很烦躁,因为学数学、当时有点想转出去了。

心里面感觉压力比较大的时候、用得比较多,最近还好一点。前段时间压力比较大就天天刷那个,压力比较小的时候就不怎么想刷。

B:刷 blued 对缓解压力有帮助吗?

P:我觉得没有帮助,只会越来越糟。但无聊的时候,就会想去刷那个。这个可能就是打发时间,跟刷知乎或者别的东西也没有太大区别,就是这样。还有什么?

B: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?

P:应该是初二还是什么时候。那时候只是一种朦胧的好感。比较奇怪的是以前是喜欢女生的,我刚进入青春期应该都是喜欢女生的。但渐渐地,一开始只是对男生有好感,到后面暗恋过一个男生,就是高中的时候。那个时候我觉得应该就比较那个,初中可能还处在那两个之间。

高中喜欢一个男生,但是也没有(谈恋爱),挺惨的后面。从高三到现在,应该有四年了,我再也没有喜欢过、再也没有那种喜欢过别人的感觉了。就这样。

B:当时发生了什么,让你觉得挺惨的?
P:那个时候太懵懂了,什么也不懂。但我从来没有跟那个人告白,那个人绝对是直男,当时是我好朋友。那个时候只是觉得他长得挺高、挺帅,就喜欢他。很好玩的是,那个人的胆子非常小——当时经常在寝室里找男生一块儿睡觉,他怕黑——他当时还跟我一块儿睡过。特别喜欢抱着他睡,但是我们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。

那个时候我挺单纯的,我绝对是喜欢他。后来他喜欢别的女生,我从来不说、但是心里边会比较伤心。到了高三跟他吵架,他以为我们只是朋友,我也觉得、但(现在回头看)我觉得我当时的感情已经超过朋友的感情了。后来吵架,朋友之间闹得不愉快,就冷静下来了。后来就渐渐忘了。

B:现在还有联系吗?

P:有联系,他现在的学校离我学校很近,见过几次。反正我是没有感觉了。还有什么?你问,我尽量都会实话实说。

B:你跟他之间发生过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?

P:我现在想想,他的性格不太好,太自私、太那个、太小家子气。后来吵架弄得我挺伤心的,搞得整个高二非常抑郁,当然现在想想挺可笑的。这个印象比较深刻。

后来一连串的吵架,他应该自始至终不太知道(我喜欢他),我也不太清楚他知不知道,但后来也许他会渐渐觉得我也许可能(喜欢他)、可能他会觉得我是那个,但是他也没有告诉过我。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。

B:你什么时候明确意识到了自己是同性恋?
P:高中刚喜欢上那个男生的时候。以前只是朦朦胧胧的好感,初中的时候还喜欢过女生。等到高中我第一次住校,一个人在外地上高中。那个时候就比较自由,而且关键比较成熟了,你才能意识到这个。我从来都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东西,我甚至都不知道异性恋是什么,都没有想过自己谈恋爱这件事情。

到了高中觉得自己是,曾经我非常为这个东西痛苦、苦闷。觉得这个东西不好,觉得被其他人知道、你会被歧视。你就会觉得,为什么自己是这样?

我可能是因为家庭的不太好、环境。因为初中的时候是异性恋。可能和家庭的环境有关,导致我后来变成同性恋。反正我一直挺不幸福的,到了高中觉得自己是同性恋,会觉得以后怎么办?喜欢的又不敢跟别人说,非常非常痛苦。当然现在好了。还有什么?

B:「现在好了」是什么意思?

P:现在我不在乎这件事情了——现在我不在乎的事情太多了,就都不会怎么在乎了——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特别痛苦。现在应该已经接受了,就无所谓了、就随缘。

B:从当时的苦闷到现在的随遇而安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?

P:很难说是什么过程,可能受得挫折太多了、就觉得也没什么。整个高中很苦闷,还遭遇了家庭的一些其他事情,高考考得也不好、也跟那个有关。整个高三那些事情加上别的一些事情,我还找过好几次学校的心理医生,整个高三都特别抑郁。到大学之后,想想看开了,那些东西都没有什么意义,对吧。我现在性格越来越洒脱了,不太在乎以前那些事情。现在没有痛苦了,没有觉得这个怎么怎么样了。

| 我渐渐对那些事情麻木了、不怎么在乎了

B:除了性取向以外,还有什么东西是你以前在乎、现在不在乎的?
P:以前在乎的「分数」、「成绩」、「考个好学校之类」的,现在都不怎么在乎了。以前觉得「在意别人的看法」,现在也不怎么在乎了。越来越觉得应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变得越来越自由,就不怎么在乎别人怎么看。但我确实还没有出柜。

B: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会提到出柜?

P:因为我在前面提到不在意别人怎么看。我确实不在意这件事情,但是还是没有出柜,因为我已经四年多没有喜欢过任何人了。当然性冲动还是有的,但是没有喜欢过、再也没有那种动心的感觉了。四年了。

B:「动心的感觉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
P:这种你应该肯定也知道,我很难说出来。你肯定也会懂,对吧。要我描述一下的话,想和别人在一起、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开心、就特别想跟那个人在一起那种感觉。

倒也不全是(没有动心的感觉),前面谈过一次。完全异地恋,我还没见面,当时只是聊得很开心。但是仔细想一想,我们谈了三个月,最开始冲动的感觉只维持了一个月不到。后来又觉得单身也挺好,这也是导致我们分手的主要原因。那个都不算恋爱,都没有见过面。

B:「心动的感觉没有了」,我也有类似的体验。高中的时候也有一个非常喜欢的人,但结局很糟糕、过程也很无奈。到了后来,包括到现在,我很少再有当时那种情绪和冲动。

P:对啊,我感觉渐渐变得比较理性一点了,那个时候完全就是受情感驱使。其实你仔细想想,那个时候其实还不太成熟,所以才会那样。现在应该就不会那样了,对吧。

B:现在你是考虑到了什么,所以不会那样了?

P:现在我不是担心说以后一定没法结婚或者别的什么事情,我感觉我渐渐对那些事情麻木了、不怎么在乎了。我兴趣其实主要集中在专业课上面,挺喜欢数学的。当时数学是自己选的,大一大二的时候还是非常喜欢数学的。不过现在我想转到应用上面去。

我对其他事情都很好奇——心理学、物理学都很好奇——对其他那些事情都很好奇的时候,对这个事情就不怎么在乎了。就这样。

B:你觉得那些事情需要在乎吗?

P:我觉得不需要,好像现在一个人也挺好,也无所谓。我觉得这种心态才挺好的,因为一旦谈恋爱了、一旦进入了那种很 emotional 状态的话,肯定会很难受的。本来这条路就很难走,而且现在对其他事情感兴趣,不怎么在意那个的话、随缘的话,就挺好。性取向也不会对我造成困扰。

B:你现在对感情有什么打算吗?

P:没有任何打算,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件事情。就是无所谓,就没有打算,就这样。还有别的吗?

我不是说我完全没有感觉,我是好久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了。也许以后遇到合适的人……反正就是随缘,就那样。以前大家都不知道我是 gay,我也没有主动找过那个,所以也就那样;用了 blued 之后,大部分都只是聊天,也没有想过可以谈恋爱或者怎么样。大部分时间我在那上面逛,我只是想跟同样的一群人在一起,看大家是怎么样的。

B:在 blued 上有认识让你印象深刻的人吗?

P:ex,就是前男友,那肯定是印象最深刻的。其他的都是「Hi」、「你干嘛」之类的,都懒得聊下去。我现在聊得很多的,应该不超过十个吧。

B:可以讲讲你的前任吗?

P:我压力大的时候就会刷那个软件。从大二寒假的时候(开始用),后来把它删了、没怎么用;大二下,基本上就没怎么动那个东西;大三上,到了后来心情很苦闷。心情苦闷的时候不知道干嘛、很迷茫,学数学不知道以后该干嘛,这个数学很难找工作、你想想你很绝望;你想要转,你又不想转,在那儿纠结,还有很多考试,我选了特别多的课,那时候给自己压力特别大。快到期末有很多考试,那天晚上我准备考数理统计——那个星期考数理统计,每天都复习到很晚——那个很无聊,复习一会儿、把 blued 给开一下。看到前男友点开我一下,我就点进去看一下。他动态还挺有意思的,我就点个赞,然后他就跟我聊天。

聊了之后发现非常投缘,聊了很多很多。那个时候可能是因为太苦闷、太寂寞了,很冲动,聊了不到一个星期,很快就(在一起了)。我对他很有好感、他对我也很有好感,他主动提出来的,说「你要做我男友吗」。当时很震惊,虽然我知道可能会那样,但从来没想过是他先告白。

我想了很久,然后说可以,就谈恋爱了。谈了三个月。一开始很甜蜜,后面一个月觉得他有点烦。他好像比较小鸟依人,老是说我没咋理解他说的话、觉得我们俩并没有那么心有灵犀,说我怎么老是不去找他、陪他。我也很烦,我这个人性格比较那个,不会主动去告白、也没有主动去分手。前男友是那种性格比较鲜明的,是他提出的谈恋爱、也是他提出的分手。当时我已经挺烦的,到后面很怀念单身的时候,就不用每天这些事情。(当时)我很多很多的事情、特别累,他说分手,我马上就同意了。

后面一个星期,同意之后、单身之后,又非常空虚。那个时候觉得是不是有复合的可能,还在想着他。分手的时候,觉得「天,前面还聊得那么好,怎么现在就分手了」。一个多月的时候,就已经渐渐想开了。我们没有吵得特别厉害、拉黑或者怎么样,就变成一个普通的不怎么交谈的朋友了。

B:谈恋爱的时候,什么样的事情让你比较怀念单身?

P:我怀念单身的自由,我感觉我这个人受不了不自由,我感觉我已经很尽心尽力了。我每天都会去找他、跟他说些什么,但是他会说什么「你是例行公事」、「你就是为了那个什么,没有那个强烈的甜蜜感了」。我就很生气,我每天都来找你、还给你买那么多东西、还说暑假要去找你,你还说我是例行公事。

他觉得一开始很热恋、后面变老夫老妻这种,他有点受不了。我对那个无所谓,但是他每天都在闹,就很烦我,你知道吗。手边还有一大堆的事情,他一闹我就得去哄他、但哄了他还是在闹。反正有个度吧。如果当时都屈服一点,也不会分,但后来还是分了。谈到后面不太开心的时候,就比较怀念单身——单身的时候自由、就不用在意这些事情了。

B:他会怎么闹?

P:使性子,说那些气话。我感觉我性格特别温和,没有反驳。但是仔细想想,可能有点我自己的责任、他可能也有点道理。你想想我谈恋爱的时候还会怀念单身、而且那是我第一次谈恋爱,所以我觉得我是不是确实不太适合谈恋爱。确实,我当时答应只是一时冲动。

谈恋爱的时候,他说我例行公事也不是没有道理。我当时只是觉得「他是我男友,我应该对他好」,就没有说特别的那种。他可能希望我特别全身心投入到恋爱中,特别热烈、特别挚爱的那种感情。我觉得我可能没有,我这个人比较冷淡,谈恋爱的时候也比较冷淡,可能让他不满。其实可能是我的错。

| 这就是我怎么找到了那个方向

B: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你全身心地投入?

P:很难说,如果能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情倒好,大部分时间都是发呆、迷茫过去了。关键不知道该走什么路,你知道吗。学数学以前还学得挺开心,后来学到大二的时候,看到大家都在转专业、转金融,在谋出路、去实习、很迷茫,就觉得「噢天呐」。我知道这条路真的——尤其是数学学术——真的特别难走。

我当时想的是:我是一个 gay,就算不谈恋爱,以后应该要有钱才能过得很好;如果我继续学数学,以后到了大学里面(工作),大学人家能接受一个大学老师不结婚、是一个 gay 吗,你能在大学里面当老师吗,每天拿着那些微博的工资。我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,渐渐不太坚定了。很迷茫,其实当时想转。对统计之类的不感兴趣,金融之类的没有什么兴趣、转过去挺容易的,数学转计算机挺难的。但是现在又找到方向了,就下定决心转,把以前那些东西都舍弃了。

现在我心情非常好。我从大三下到后面,一直都是纠结的状态,没法投入任何事情、患得患失。一旦把那些东西甩掉之后,我就全身心投入重心。目前就是全身心投入到将来要转的计算机,觉得挺有意思。

B:这个方向是怎么找到的?

P:我有一个同学,他比我大一个年级。也是学数学的,我当时学数学是参考他。高考的时候,也是想数学挺有意思。他是我最好的朋友,比较能聊得开。他保研找了一个计算机的老师,他们学校的、还挺好的。我跟他聊天说非常迷茫、做纯数这个东西怎么办,要转到什么、对金融什么的没有兴趣。他说「要不然你就做计算机,你可以找我那个老师」,我想一想,「行啊,他是数学的,他都可以去找,要不然我去试试吧」。而且我想以后在北京这边待着太孤单了,到时候跟朋友在一起。所以就去联系了他的老师,现在想转到那个方向,这就是我怎么找到了那个方向。

那个方向跟数学联系得很紧密,不算跨度特别大。金融那边我没有兴趣,这个还算有点兴趣,所以就转过去了。但其实这个方向就业也不好,这个是计算机里面的生物学,就业并不好其实。我还是有点想走学术道路的。

还有一个原因,我当时想转也并不全是数学不好找工作,不完全是这个。如果真的只是那样的话,以我的性格还不至于。主要是渐渐觉得有点无聊了,数学后面会特别抽象,抽象到和现实、物理生活没有任何联系,我就觉得有点受不了。太抽象了。我们数学里面有个东西叫 motivation,这个理论的动机是什么、怎么想到这个理论的。这个理论越走越远、越走越高、越来越抽象的时候,那个理论就只是在你建立的那一套体系里面玩、跟其他就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我一开始挺喜欢物理之类的,挺喜欢那些实实在在、摸得着的东西。数学看不见、摸不着,所以我就想走。像现在计算机的话,做一个东西,马上成果出来特别酷炫,所以让你觉得很有意思,所以就转那个方向。其实这个方向就业也不好,不过以后我还想着在这个里面继续读下去,还是想走学术的路线。

B:学术路线的什么地方吸引着你?

P:你可以去干有意思的事情,相对而言比较自由。也不是那么自由,但是在这个社会上已经很好了,比干其他工作自由很多。很多行业干到那个(程度),你就比较不自由。研究人员的生活,至少干的事情是自己喜欢的事情,算是少有的几个自由度比较高的职业。

我太爱自由了,还有一个是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。如果被别人逼着干自己不太喜欢的事情,我就不太受得了。所以我觉得我可能我真的只适合学术路线,但是这条路太难走了。

B:你说的「自由」是什么意思?

P: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,尽量不要被外在所影响。不是别人逼着干这个,你才干这个事情。但是这太理想主义了,不太可能,只能说尽量吧。

B:为什么说这太理想主义了?

P:因为哪有完全自由,对吧。卢梭不是说,「人生而自由,但无处不在枷锁之中」,他说的太对了。无处不生活在枷锁之中。上学的时候觉得很多课没意思,看书、考试也很无聊,还不如让我自己去学。我就这种想法,所以后面尽量不选课,下学期一门数学课都没选。如果想学的话,我应该自己去学,受不了他们那个。

B:高中毕业选大学专业的时候,经过什么考虑选择了数学?

P:就兴趣啊。数学和物理,这两个之间选一个,最后选了数学。父母那边让我选工科,但看了很多觉得没有意思,完全不知道那些东西是干嘛的。我本来还想选工科、或者选个医科,对生物挺感兴趣的;后来学医的同学都抱怨挺痛苦的、说这个东西好无聊,有点庆幸当时没选。

专业跟想得不太一样,学得都是很无聊的东西。当时喜欢高中数学,就选了数学。好多朋友都学了数学,他们当时也是喜欢数学和物理然后选了数学。现在想想数学是个挺不错的专业,很多工科也不太好就业,数学跟很多热门专业,想转的话,稍微努力一下就能转过去。

B:你平时通过哪些方式获取信息?

P:什么信息?

B:各种各样的信息。

P:如果说知识的话,主要是看书,无论专业课、还是别的知识。如果是新闻的话,一开始宿舍楼每天订了一份报纸《北京晚报》,上学期每天从那儿走过的时候拿一下。基本上只看标题,看完标题我就扔了、懒得看下去。我对新闻还是挺关注的。后来越来越无聊,如果是什么新京报之类的还稍微有一点意思。《北京晚报〉要么是北京市民什么什么事情、公交车降价之类乱七八糟的;要么就是什么政治局开会,一大堆不想看。后来就在 App 上看,但是太糟糕了,现在没有特别对胃的。网易新闻、澎湃新闻之类的受不了,UC 新闻更不用说、太标题党了。这些媒体观点性太强,很不客观。

我觉得如果你只通过一个媒体去获取你的看法的话,最后会被它们引入歧途,无论是中国的媒体、还是国外的。我现在只要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行了,会用这个 App。这个 App 是人民日报旗下在香港办的报纸,观点取向比较偏红,但至少没有什么标题党,报道的也都是比较大、比较重要的事情。想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新闻 App,很难。

就这两方面知识,要么是专业课知识,要么是外界的信息,就是通过看 App 新闻、或者刷刷朋友圈。就是这样,没了。

| 其实没有太不一样,除了更痛苦一点

B:那我们继续回到 blued 上,记得你说希望通过 blued 和自己相同的一群人待在一起、看看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。

P:不是「相同的一群人」,相同点是性取向相同,但实际上他们生活和我很不一样。我其实很好奇。我对别的同性恋——我不觉得这个事情不正常,但我觉得是比较少数、比较亚文化的——就想要去关注一点、看看。我喜欢怪异,虽然有时候那些人的生活挺痛苦的。

我以前问一个形婚的人,他形婚被父母逼的,他是同性恋、结婚了,我就跟他聊。我很想知道他的生活是什么样,聊了之后就发现其实没有太不一样,除了更痛苦一点。

B: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?

P:他说他每天都跟他老婆吵架,没有任何爱情,每天都很痛苦。对,就是这样。他还告诫我,就算要形婚,也要找一个性格合适一点的。他当时的想法是,父母逼着结婚、他不喜欢任何女生,他就随便找一个。但是那个人跟他性格很不合,所以就很痛苦。我当时也不好说什么。

我没说道德上形婚骗婚这种(不好的地方),我没有;我觉得他们其实也挺痛苦的。我只是好奇,我主要就是好奇,别的没有了。我这种想法挺残忍的,你觉得呢?

B:你觉得残忍在什么地方?

P:你觉得他是怪异或者是什么,其实人家的生活是挺痛苦的。我对这个圈子里得了艾滋病的人也很好奇。但想想其实也不会有什么不同,除了更痛苦一点。

我刷 blued 不只是想认识别的人,那不可能、没有那么纯洁,也会有别的想法。天呐,有时候你会有欲望的时候,你会想刷;有时候你会想着,也许就会发生什么。但是,以我目前的感觉,可能不太可能。

我是大三下用到现在,用了半年多,真正活跃就 7、8 个月——去年十月份开始到现在。我没有拉下脸去约炮或者是别的。能聊下去的,就不会再想跟他发生那种关系;聊不下去的,见面都不想见面。所以压根就没有从 blued 上获取过任何的、实际的利益。但是无聊的时候就是想刷。我觉得 blued 上很大一部分就是我这种感觉,绝大部分人都是这样,尤其是学生圈里面——他很无聊、很苦闷,刷那个也不知道为了什么、从 blued 上也没有获得过别的。我现在对在 blued 上收获爱情不抱什么期望。

B:为什么和聊得下去的人发生性关系很奇怪?

P:就感觉「你和朋友之间发生性关系很奇怪」一样。但我有过两次那个,互撸、口,我答应过两次。不是我去找的,但是我答应过两次。两次之后,其实很无聊。

B:那两次是什么情景?

P:都是那个,一个是一个研究生,还有一个是在我们一个楼的。他们就很简单,稍微打几声招呼之后,就会说怎么怎么。有欲望的时候,我就答应过两次。

第一次非常害怕、非常紧张。我现在觉得很恶劣,他可能就是天天约。当时他说在厕所,我说你在逗我、不可能在厕所。他可能太饥渴了,有一天说寝室没人——寝室同学去考试了或者怎么样——然后我就去了。非常紧张,第一次,我是什么都没有、完全没有任何快感,连射都没有射出来。

第二次,也是那个。我搞不懂他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厕所呢,我觉得很危险啊。半夜时候在厕所,后来我帮那个人口了,他射了之后我觉得挺无聊的,就走了。再也没联系过,这两次都是之后就没联系过。那两个人应该约了很多次。我也不少了、两次了,互撸反正是。

B:为什么觉得他们约了很多次?

P:绝对的,简介上就会写着的,「怎么怎么样、约怎么怎么样、或者说我要撸或者什么」。你也刷,你肯定知道的呀,就是会有那些人——有很多粉丝,跟你聊几句之后就会扯到生殖器上面。

我也只有可能跟那种人发生,要跟其他聊得比较开的人就不太想。但是我不太喜欢他们那种,所以那两次其实都不太愉快。这个应该是我目前为止(的性经验),还有就是和前男友。

B:前男友不是没见过面吗?

P:没见过面可以在微信上面。你觉得可以接受吗?

B:很好奇在微信上面怎么进行?

P:打飞机啊,还能干嘛。那个时候是十二月,寒假在家的时候,无聊就那个。可以说是聊骚,或者是别的。但是到学校之后,就再也没有了。这个话题越来越羞涩了。

B:和前男友的性经历让你快乐吗?

P:当时觉得挺快乐的,完全跟之前不一样。我随便约的那两个、互撸的那两个,一点(快乐)都没有。有点精神洁癖、心里会有点不舒服,有种负罪感其实。跟前男友的时候,一开始也有点;后来想想,既然都是男友了,那就无所谓了。你不会把这个写进去吧?

B:会啊。

P:好吧,反正他们也不知道。

B:你和 blued 上聊得开的人会聊些什么?

P:其实跟平常朋友聊天没有什么区别,唯一区别就是会聊到一些跟 gay 有关的事情。跟聊很开的人也不会聊到性,就算聊到性,也只是朋友之间、没有抱着别的想法。前段时间还跟一个聊了很久的人大学生,昨天见了面。见面之后,人很不错,我们聊得很开心,没有聊乱七八糟,就扯东扯西。

B:具体会涉及哪些话题?

P:这个很难说了,就普通朋友聊天会涉及的。他是学经济的,我们就聊了些经济数学。他马上要去美国读 PHD,没有完全出柜,别人问是不是gay、他会说是。

昨天见他很有意思,我完全没想到他很瘦小、很女性化,耳朵上戴着耳环、手上戴着戒指。他还跟我说,为什么上厕所的时候所有男的都在看他。吃了一顿饭之后,他说刚打完耳洞、要买耳环戴着,我就陪他去了。我就觉得,好奇怪。

当时去周六福,营业员尽量不会(表现出来)、但我觉得他们觉得我们是情侣来买首饰。我当时很尴尬,第一次陪一个男的逛首饰店。他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感觉,「我喜欢首饰金银这些,我就戴着」,他真看得挺开的、比我看得开。后来我也是,放飞自我。路上人都看着我们,我们坐在那边聊天。他那种一看一定是个 gay、一定是个受;我坐在旁边,别人肯定觉得我是他男友。挺不错的一个体验。别人觉得我们可能是情侣、可能是 gay,适应了一下之后觉得没什么、觉得挺好的。

我现在也越来越喜欢北京。

B:为什么越来越喜欢北京?

P:比如说我在一个省会城市,会有你这样一个人来找我做一个采访吗,对吧。这里还有很多有趣的人,有趣的事。北京文化底蕴很足,除了历史文化底蕴,还有很多很多。一直都很有文化,除了历史上面的,近代还有文学,这些大学、玩摇滚的,包括那些非主流的,这里都有。

我联系的学校在一个省会城市,那个就没意思了。但是也必须得走啊,研究生只想当个跳板、在那儿待两年或者三年,我还是希望以后出国读书。我算是想得比较远的人,但有时候一开始的想法后面会不会转变不太知道。真进入到那个领域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。人没法计划得那么远,尽量修正到原来的计划里。

我还是学生,从来没有经济上的压力,等以后毕业了应该也会想。现在很多学生应该已经想到了,所以都去实习呀啥的。在这里很多人压力很大。一个师兄,博士、数学,现在在地质大学教书,昨天还在学校遇到他。为啥还住在学校,他觉得租房太贵了。周围的人会给你一种压力。我当然很想一种非常安静的状态,那样学习是非常高效的。

如果可以的话,我非常愿意一辈子都待在大学里面。但是现在很难完全和社会隔绝,没办法。我认识的、想要做纯数学的同学,不超过五个;一般人都在忙着金融、实习。所以现在学生的生活,应该和你们毕业之后的生活也没有太大的分别了,都在想着这件事情。这点我不太喜欢。

大一、大二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这些事情,想过一点、但是我想把那些忘掉。多读一会儿书的话,就可以少接触、晚一点接触到这些。北京我真的觉得压力很大,所以有时候觉得干脆去省会城市那里待个两三年。

B:你觉得北京压力大体现在什么地方?

P:会让我有别的想法。原来学数学,不想知道那些事情;就算不知道那些事情,这些信息也会源源滚滚地来,因为周围人都在实习或者都在讨论房价。我不太想知道那些,但是也不能控制住不知道,那些信息自己就来了。我真的很想心平气和地再读几年书,想心平气和一点。这半年忙着转专业这些事情,忙得没有心思学习,不太喜欢这学期的状态。

B:你在北京已经生活三年了,回头看这三年,你有变得不一样吗?

P:确实很不一样,对性格也会(有影响)。但我不确定如果待在其他地方,性格会不会也会不一样。到了大学,会对一个人的性格产生很大影响。我觉得高中还没有完全养成独立人格、性格还没有完全确定,到了大学才会对事情有真正的看法,这时候可能性格才会固定下来。

我现在是变得越来越自由了,我是反着的。很多人到了北京之后,原来学生物的转金融了、学数学的转金融了,我是觉得好无聊、觉得特别空虚。为了压力去做那个,真的受不了。所以我还是尽量想多读几年、安安心心多读几年书,干自己喜欢的事情。如果以后能够从事研究类的工作的话,还是比较喜欢的。我不太喜欢现在大家压力都非常大的状态,从这点上来说我是不喜欢北京的。北京既是天堂又是地狱吧。

B:天堂那一面给你带来了什么?
P:眼界变开阔了,见到人很多、很有意思。这边还有这么多很优秀的大学、很优秀的学生,可以认识一些很有意思的人、认识了很多很好玩的人。但我觉得我没有抱任何目的,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很有趣,有很多地方值得去探索。

B:刚刚讲和昨天那个人见面,和他一起逛、别人觉得你们是情侣,也就是别人知道你性取向的时候,你是什么感觉?

P:我不敢看他们的眼睛,他们也不敢看我的眼睛,你知道吗。我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对方在做生意也不会管你是什么、只要把首饰卖给你就行了。我就不说话,觉得很尴尬、气氛怪怪的。那种还好,他们不会冲上来就骂你、没有人会冲上来去干预你。后来我就想他们知道又怎么样呢,也没什么对吧。其实没什么,就是这样。

不过我对我性取向这件事情依然还是很迷的,我一直觉得性取向可能是流动的。之前喜欢过女生,后来喜欢男生,但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感觉了、就前男友那一次。对女生从来没有接触过,我也不太知道。昨天那个人跟我说我可能是双性恋,但是我没有探索过这件事情,因为我现在对这个事情不太在乎,无所谓。

B:你最好的朋友关心过你的性取向吗?

P:我们以前聊天聊地,但是他不知道。我准备以后告诉他,等以后成为同学会告诉他的。

B:为什么决定告诉他?

P:因为现在对这个东西无所谓了。以前不告诉别人,是觉得不好、你会造成麻烦;现在觉得告诉也没什么。像昨天我见的那个人,他已经完全放飞了,他跟父母已经完全出柜了。他真的是没有什么感觉了、全身都戴着耳环出去,我觉得挺有意思的。我的想法是,如果以后能谈恋爱的话、如果真能够碰到长期在一起的,一定会出柜的。藏着掖着也不是一回事儿呀。

但如果向父母出柜,我觉得可能等经济独立或者什么时候。不想给自己造成麻烦,这才是理性嘛,一时冲动最后造成的后果很麻烦。

B:你平时做过什么奇怪、出格的事情吗?

P:以前一个人喝闷酒算吗。以前我非常喜欢喝酒,二锅头会经常一个人喝、半夜听着歌。听着歌、喝着酒。我比较情绪化的时候就是听歌、喝酒、发呆,没别的了。

有时候非常情绪化,会想发一条朋友圈、发完马上半夜就删了。我觉得那种是很不理性,第二天又正常了。人能忍受的东西有一个阈值,感觉到了一定程度必须得发泄出来。我一般喝得微醉就好了,身体发热非常舒服,有一种快乐。

其实喝完酒是有一种快乐的,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沉迷。从大二开始会喝很多酒,后来胃不太受得了、就再也没有喝过烈酒了。我现在好几个月没有喝过烈酒了,为了身体考虑。

B:其他什么事情会给你同样微醉的感觉吗?

P:微醉的感觉就只有喝酒啊,其他没有什么事情会有微醉的感觉。熬夜熬到一定程度的时候、熬到站着都能睡着的时候,就跟宿醉的感觉差不多了——头非常疼、很晕。其他什么事情都不会让你有醉的感觉吧,不会的。

文本经受访者确认 | 访谈时间为 2018 年 6 月 17 日

  1. blued 是中国大陆流行的男同性恋约会应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