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就挺矛盾的

| 我特别感性

B:2017 年快过去了,这一年什么事情让你比较印象深刻?

P:切合主题说一下,2017 年非常狗血。

首先是一个(追我的)学弟,他很用心,我没什么感觉、疲于应付。当别人给我发好人卡时(我)比较难受,但是没想到自己有时也会给别人发好人卡。

还有一件事,是我和一个名媛的恋爱。我也是在社交软件上认识他的,就是小蓝1,好多人为了约炮用那个软件。但是我在上面看到他,因为他喜欢摄影、长得比较好看,我又比较肤浅,就想和他试一下。我又觉得在那个软件上直接打招呼会不太好——因为我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——我就找到他的微博,用微博给他发了很长一段话。过了四五天,他才回复我,「可以出来见一面」。见完之后,大家感觉还不错,就试着相处了一段时间。他是高危期,当时在吃那个药,但是我觉得无所谓。后面接触的过程中,他就是特别能作的那种人。但是我不混圈,我虽然是一个 gay,但是和这个圈子保持一定的距离。我不是一个特别能 high 的一个人,和他特别没有共同语言。特别没有意思,就分手了。

还有一件特别狗血的事,是在九月,我刚放假在家里。也是在这个软件上,认识了一个小哥哥,他比我小一岁。因为是老乡嘛,我和他约了两次。第一次和第二次之间,他有了男朋友。约第一次的时候,他感觉挺好的,他说我们第二次再约。第二次约的时候,他又说了一些非常撩人的话,我以为他很想恋爱。我说那要不要试一下,他说他已经有男朋友了。过了几个月,当时(我)已经回北京上学了,他在大连读书。有一天他突然发微信说特别想我,问我想不想找他玩。当时学校事情也不是很多,我就去了。他说他和男朋友分手了。我们在大连开了一个酒店,在那边住了三天。当时感觉还挺好的,在回来的火车上,问他「那你想不想谈恋爱」,他说他并不想。当时在酒店闲聊,聊到一个学长——那个学长也是我们学校的,我和这个学长关系特别好,又是老乡又是一个学院的——我把学长的照片给他看了,他觉得学长长得挺好的。后面他们俩就在一起了。

跟朋友聊到这些,他们觉得我的感情经历特别狗血。但是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,自己也需要好好思考这个问题。

B:在更大的情境中,这一整年你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哪些?

P:考研,这一年第一次考研,准备了很久。考研是很冲动做出的选择,但是值得的。我和寝室的一个同学——他是直男,但和他关系特别好、很难得的知己,他也决定考研——我俩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一起努力,这个过程挺好的。虽然结果可能不是很理想,但我觉得是很值得的。

B:具体什么让你觉得值得?

P:就是这个经历,比如说我们俩一起去看书。我需要人陪,一个人学特别没有定力。如果他说「我们今天一起去看书、看完书一起去跑下步」,我就觉得这个生活过得挺丰富的。我的时间并没有浪费在,比如说玩游戏干嘛干嘛,这个时间花得很值的。

B:否则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感觉?

P:人的一生很长,今天多睡几个小时的觉、发呆几个小时、或者莫名其妙不知道干嘛几个小时,特别不经意的、什么都没做,但时间还是过了。

B:这样的「不经意」和「莫名其妙」出现的次数多吗?

P:我莫名的时候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经历过那一系列比较狗血的事情,我有一段时间什么都不想做,就只想睡觉或者发呆或者干嘛干嘛。我觉得应该好好看一下书、丰富一下自己干,结果可能是什么都不干、让时间那样过去。一种特别空虚的感觉。

B:面对这种空虚,你是什么感受?

P:发呆的时候会想很多东西,我是学文学,那也算是一种经历。它会让你反思、让你思考人生的意义,比如说存在主义或者虚无主义那样的东西。

B:你在其中获得了什么发现?

P:有一些灵感,比如说写东西的时候有一些素材。不管怎样,它始终是一种经历。虽然比较负面,但它还是有一些作用的。

B:那什么样的东西让你觉得更正面?

P:正面的话,明天还想这样、特别积极、想继续做这些事情。但这些(负面)事情做了之后,(给自己的感觉)就是我不想这样了。

B:在成长经历里,你有哪些榜样人物?

P:我特别佩服我爸爸,一开始还好。小时候我爸爸老打我,一开始不喜欢他。长大之后,我发现他其实和很多爸爸思想上不一样。我爸爸是大学生,他也是学中文的,他经历(过)特别多的东西,他知识挺渊博,他特别有男子气概。比如说,十岁左右去云南玩,被一个大叔撞了一下,他是故意的、还故意推我。我爸突然上前把那个人扭到地下,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有安全感。长大之后,他就比较少打我了。很多问题,学习上生活上,他都会和我讨论应该怎么做。他会给出他的见解,但是不会强迫。选择文理科时,就我个人而言比较想学文科。他分析选文科可能没有理科那么好就业、分析很多事情、给出一些参考,最后说「那你想选的话就选」。

还有的话,我的班长,我高中特别喜欢的一个直男。他现在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学校,他是一个二代,但是没有特别浓烈的官场气息。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, 也是一个非常纯洁的人。我是一个特别不纯洁的人,和他在一起,我会变得比较正能量。

还有一个,是我大学的那个室友。他非常喜欢摄影。我们大一聊得不是很来,因为不是一个寝室的。大二换寝室之后,关系突然变得特别好。之所以佩服他,他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特别努力去争取。我喜欢的东西,如果一段时间得不到,可能会很轻易放弃了。

但是,说是榜样,轮到自己做选择,我还是愿意听我自己内心的想法。我喜欢我高中的班长,我和我爸的关系也挺好的,包括我和我的室友。我觉得足够了解之后,才会觉得他身上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B:如果用三个关键词介绍自己,你用哪些词语?

P:矛盾。我观点很容易改变,一开始觉得这样做不对,但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觉得这样做也没问题。特别是在成长经历中,我一开始觉得要成为一个特别正能量的人,后来我觉得负能量也无所谓啊。经常做这种打自己脸的事,所以觉得特别矛盾。

第二个和第三个大概是纠结和丧。我常常分不清该怎样做选择。最后非要逼自己得出结果时,还是会得出一个结果,只是这个过程会非常难受。之前选论文的题目,一边是非常 nice 的老师,一边是跟所学专业非常有关系的题目。该选择我喜欢的老师去研究一个我不擅长的领域、还是选择一个擅长的领域去加深,这个事情纠结了很久。再扩大到生活当中,我做很多选择——比如说两个男生同时喜欢我,在他们之中选一个我也会特别纠结——很多事情都会成为纠结的原因。

B:这个好像涉及到了我们对自己的了解程度、对自己内心需求的了解程度。

P:(某个)需求在某段时间特别强烈,过了这个时间就不那么强烈了。所以过一段时间,就觉得无所谓了;但处于那个时间段时,你可能就觉得很难做出选择。

B:我自己的理解认为,更好处理这个问题的前提是要更加了解自己、了解自己是什么样子、擅长什么东西、想要什么东西。

P:你说的是把它摆出来,很理性地分析一遍——现在需要什么、或者说这个时代需要什么、或者将要面临的东西需要什么,结合自身的条件得出一个结论。但是我不是这样一个人。这段时间特别想要这个东西,在这个时间就会不管其他因素只想要这个;这段时间没有得到它,就会很容易放弃。我特别感性、做什么事都特别冲动,如果得到了当然会珍惜,如果没有得到就不会那么珍惜了。

| 我不喜欢大家都一样

B:那「丧」呢?

P:考虑事情,我先从负面来思考,我不是一个特别积极的人。

说到这个,我想到《人间失格》——就太宰治的那个作品——那个就是很丧的人生,但是那种人生也可以从中发现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。也不能说它精彩,但是也不能说它丧到毫无意义。它还是有一些意义,可能它的意义不是那么能够让人接受。

B:「那种人生也可以从中发现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」,使我想起了「冰山理论」。这句话是露出水面那五分之一的冰,这句话没说到的是藏在水下的冰。「那种人生」相对应的是其他人生;「也」字,我听出了一种质疑,对某一种大家认定东西的怀疑和挑战。

P:我常常觉得应该做出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。我不喜欢大家都一样,风格特异、特立独行更有意思。

「特立独行」不是专门为了特别而特别,而是确实「这么特别」是有一定的意义。不是说,「大家都这么说,我偏偏不这样」,那样是不理智的。这种「特别」应该是一种理智的、从中得出一些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东西。

B:我好像感觉到了矛盾,你说你不是一个理性的人,在说不一样时你又说你推崇的不一样是一种理智的结果。

P:一种是经过思考的,一种是没有经过思考的。比如说,为了特别而特别,出发点是为了不一样,可能没有经过思考为什么要不一样,缺少一个思考的过程。

B:像是尼采说「未经觉察的人生都是……」。你为什么比较喜欢不一样?

P:一个作家的作品,好多人都会从他主流的作品分析。好多人看这个,我就喜欢看那个,我就从其他的作品里发现他的其他特点,或者他还有什么特点。

B:为什么倾向于这么做?

P:第一,引用的东西和其他人引用的不一样,可以佐证或者推翻(其他人的观点)。而且,一个作家的作品在不同的时期会不一样,阅读其他作品(可以)得出其他的结论。

B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行这种有意识的不一样?

P:一开始是没有意识的不一样,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。后面,我就觉得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不一样,最后,可能还是大多数人那个结果是好的结果。

最开始大概是在初中,那个时候很叛逆,爸妈说什么就偏不干。特别盲目、特别不理性。到大学以后,他们说应该怎么样、会提醒,(我)会去思考一下我这么做好不好、我不这么做会有什么不好,然后才会选择不这么做、或者说这么做。

B:非常有共鸣,曾经每做一件事,我会去做其他人都没做过的、用其他人都没用过的方法。

P:当你的这种做法慢慢变多以后,你就又和其他人一样了,这个就挺矛盾的。我觉得每个人都会这样,每个人都是特别的、想变得有一点不同、让自己和大家的人生有一点不一样。其实同性恋也是,但是发现同性恋也挺多的时候,你就又和大家一样了。

B:你第一次知道同性恋是在什么时候、什么情境?

P:我小时候特别娘炮,小学和现在性格很不一样。那个时候和男生打架,打完之后得要女生帮我去摆平,很娘炮、黑历史。五六年级的时候,同桌的一个女生突然问我,「你知道 gay 吗」。回去之后用牛津英汉词典,看到 「gay:同性恋」。我对着那个词条,一点点分析,「哇,这个和我好像,我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人」。

这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,长大之后,我爸突然知道了。他说「你不要给自己下定义,有这个定义你就会给自己暗示,你应该比较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」。听他那个话,不是很赞成我是一个同性恋。但是可以看出来,如果我是,他也不会多么反对。

后面,我又会在网络上看很多东西,长大后发现自己确实对女生没有那么多兴趣,性幻想的对象也都是男生。觉得我可能真的是一个 gay。

B:你爸爸是怎么知道的?

P:我特别早熟,初中时跟一个直男发生了关系。挺长时间特别喜欢那个直男,写了一小本日记。有一天突然被我爸莫名其妙翻到了,他就知道了这个事情。

他一开始应该挺震惊的,但是我觉得他应该也有猜到。因为他上班很远,我从小就比较独立。虽然独立,但是我心理上很需要一个依靠,他们可能会理解。我小时候身体不是很好、吃很多药,可能会激素分泌不一样,比如我体毛会比较多,他们也会从这方面考虑。我爸一开始对这个群体不是特别了解,对 gay 的认识就是特别娘炮的那种——我小时候特别有那种——我说「其实不是这样的,要不然你去了解一下」。他就真去看了很多东西,知道 gay 不是只有娘炮、看起来很正常的人也可能是 gay。

他陆陆续续和我谈过几次,当时我还特别小,觉得这是一个很尴尬的话题,就会逃避、或者说「没有啦,真的没有这回事」。现在慢慢自己长大之后,也开始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。如果爸妈确实想了解、站在一起的话,确实挺好的。

B:他们现在确定地知道了你的性取向吗?

P:我爸知道了,我妈没有我爸那么能接受。我妈还是希望我能够和大多数人一样,能够结婚。我觉得我妈挺爱我的,如果我能找到一个人带回家的话,她能接受;我找不到这样一个人,从他们角度出发,我是不是应该(考虑)结婚什么的,形婚什么的。

B:你觉得同性恋和异性恋可以完全分清楚、是不同的东西吗?

P:很难辨别出来,感情这个东西很难分清。特别是做为一个 gay,我很难分清两个男人之间的友情和爱情。很相似,好多生活中的作为都是一样的,没必要把它区别得那么清楚。有时候分不清是友情还是爱情,但是知道他可能不喜欢,你会克制自己,会知道我们之间是友情,这样子。

B:那你怎么看同性恋?

P:我们家那个地方,周围很多人思想还是很落后,觉得你这样就不对、就不该这样。如果真是一个同性恋,可能会受到周围很多人排斥的眼光。我爸有一段时间还说,如果你真的是同性恋,你要不要考虑学一下武术,以后谁要欺负你,你可以打别人。我人际关系处理得还不错,我说也不至于那样。

B:成长过程中,因为同性恋身份,你受到过歧视或者类似的事情吗?

P:没有,但我小学特别娘炮,长大后常常不经意就会被别人提及这种黑历史。自己还是有一点害羞的,「我当时怎么那样啊」。当然这么说,可能对 transgender 人群不是那么尊重、那么好,但是我是觉得我不是很喜欢那种人。并不是说歧视,就跟好多异性恋看待同性恋那种眼光一样,我不是,但是我尊重你,大概是那种感觉。

初高中的时候,我特别开放,好多人知道我是 gay。而且,「我是一个 gay,我特别自豪」。到大学之后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事情,用不着用一个特殊的眼光看待自己。后面(和其他人)关系好了、慢慢认识以后,(他们)会知道我是 gay。我不会自我介绍,「大家好,我是一个 gay」。太浮夸了。也不会有异性恋做自我介绍说「我是一个异性恋」,也不用把自己看得那么特殊,就自己做你自己就好了。

B:由「骄傲」到「不张扬」,这个转变是怎么发生的?

P:可能高中时这种天性被压抑得太严重了,想要更多的人知道我。如果有 gay 的话、如果他们知道我的话,可能会干嘛干嘛。到大学后,我发现用不着。因为不会再受到压抑了,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。

B:高中的压抑来自于哪里?

P:可能是学校,学校不允许谈恋爱、家里也不允许谈恋爱。

B:你的家乡和北京对待同性恋各自是什么态度?

P:现在的北京应该是「诶,这个事好像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,我觉得无所谓」。在我家那边,大家相互认识、你家事就是我家事,就觉得跟自己有关系、就会比较反对。我觉得最好的是大家从心里赞成这件事,而不是觉得这个跟我没关系所以无所谓。

B:怎么才能进入到那样一个理想的状态中?

P:现在可能有一些人有这样的想法,但是是比较少数的。好多人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我觉得性教育啊这些(方式)挺好的。

| 现在经历得多了,也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

B:你对接触到的第一个同性恋还有印象吗?

P:我小时候在游泳队里学游泳,初一参加一个省里的比赛。住那个集体公寓,和一个哥哥住一个房间,就我们两个人。那个哥哥比我大一些,已经发育了。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,他就突然过来摸我,和我做一些羞羞的、不可描述的事情。我不知道他算不算是 gay,经过那一次之后,我开始产生一些变化。「原来还有这种事情做啊。」

B:那接触的第一个明确的同性恋呢?

P:也是在初中,当时还在用贴吧,和那个小哥哥在贴吧上认识的。开玩笑那种,「要不然我追你吧」,他同意了。没过多久,两个人就在一起了。在一起一年多,当时我上初中,学习比较忙、没有时间去陪他,他就出轨了。后面和平分手,他就找了很多男朋友。

但是现在(我们) get in touch,他经常打电话给我说「你最近怎么样啊」。他得了艾滋,我觉得这个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两个人的关系,也觉得他人确实挺好的。

B:现在回头去看「知道自己是同性恋的那一刻」,你是什么感受?

P:我当时特别慌张,现在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现在经历得多了,也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B:如果你能改变影响自己成长的一件事,你会改变什么?

P:初中不会去喜欢那个直男。

我小学和初中成绩都算挺好的,喜欢那个直男之后整天都在想他,导致考了一个特别一般的高中、遇到特别一般的人,人生轨迹就不一样。但是,我们一个体育老师说,「你可能因为差几分或者什么什么原因没有走到你想走的路,但是有可能这条路才是你人生应该走的路」。改变一件事情,我的人生轨迹会不一样,但是那个人生是不是完全适合我,可能也很疑问。

B:你觉得人生有那样一条应该走的路吗?

P:冥冥之中还是有的。比如说古希腊悲剧,人在和命运作斗争时才会显现出他的英雄主义。所以大概是有一个方向的。

B:你找到了你的方向吗?

P: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找到。但是回想,我在高中也遇到一些让我印象深刻的人,大学里也有。我觉得都是一些算加分的东西吧。

(找方向)是一个很长的过程。到一个点要决定下一步干什么,这也只是其中一个过程、并不是一个结果。这个结果只有到死的时候才能(确定)。

如果说理想,我没有特别多的打算、比较青睐于到了该做决定的时候做出一个决定。

B:你觉得你的纠结和对方向把握的模糊之间有没有联系?

P:有,性格是这样,所以才不会有特别长远的目标。这样也好也不好,目前这个阶段就是这样一个状态。

好的是,现在过得生活比较无忧无虑、比较不被这些问题困扰。但是这些问题始终会来的。我权衡下来,目前这段时间、眼下,是更为重要的。

B:对于恋人,你比较看重什么?

P:谈恋爱,我比较纠结。很多方面,像开放关系、信任话题,比朋友更深。谈恋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,不是一味付出、关系就会好。它确实需要两个人都有默契。

但是说回来,又会经常打自己的脸,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样才算完美——两个人互补比较好还是两个人相似比较好,开放关系到底好不好、能不能接受、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。

B:友情和爱情的区别是什么?

P:我自己也分不清楚,友情的话没有色情的想法,爱情有一些色情的想法。在生活上,朋友之间相互关心,谈恋爱时也会。

主要还是看两个人的感觉吧,朋友对两个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;谈恋爱的话,对两个人的要求会更高一些。

如果相处的过程中要确定恋爱,就根据自己现在的情况,过好现在。将来有分歧的话,试着解决那些分歧,或者试着能不能为对方做出一些改变。比如说,我们相处之后会腻,啪啪啪没有那么激情了,所以我想要提出开放关系。如果你不能接受,我能不能为了你不接受、我能不能不啪啪啪了。如果不能,这个关系就到此为止了;如果能达成共识,就能继续。就像玩游戏,我们过了这一关,还有下一关。如果一直玩下去,会很好;如果中途到哪一关不能继续了,那重头再来就好。

B:最开始回忆今年的经历时,每一件都和 blued 有关。

P:(准确说是和)交友软件都有关。我上大学前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,「我以后肯定不是那种约炮的人」。后来,经常打自己的脸,观点又发生变化了,「约炮也无所谓」。谈恋爱需要投入感情,如果不能把感情经营得很好,就是一个浪费感情、浪费精力的一个东西。当以后遇到一个合适的人,就没有那种恋爱的感觉了。有的人耐得住寂寞,但是我不能,所以约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B:你觉得约炮淫乱吗?

P:群炮很乱,约炮就还好吧。高中时我觉得这样对感情不太尊重,后来发现,这样的事情不用加入感情、只要好看就OK了。

真是特别矛盾,开放关系中,对象会和很多人发生关系,怎么确定自己是那些人中比较特别的那个?所以就,开心就好。但是好像并不那么容易就开心。

以后回想起过去,觉得当时做这个决定是有道理的、不是特别后悔。所以就,follow your heart。

B:你对约炮态度的转变是怎么发生的?

P:大学学长他经常约,好像也没有因为约炮而对谈恋爱有什么改变。他经常跟我分享这些经历,我觉得「好刺激啊」、「诶,那挺好的」。

B:约了之后,你是什么感觉?

P:刚开始约,会觉得, 「我居然约炮了」,那种罪恶感。后面,会觉得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吧,也不用把它当得那么太在意。

B:这个罪恶感来自于哪里?

P:对那种传统道德的破坏。但其实约完之后我也不会特别想这个事情,习惯了或者怎么了。

B:约了之后刺激吗?

P:只要对方开心,就挺刺激的。当前觉得很刺激,过段时间就觉得不刺激了,人都是很难满足的。需要不停地选择刺激自己的方式,比如说 SM,或者之类的吧。有一些太过分的,还是不要干就好了。注意安全和法律,综合考虑。不要为寻找刺激,做出格的事。

B:你一般怎么约?

P:很直接啊。互换照片之后,觉得还不错,然后就……我觉得大家目的都很纯粹,为了约炮。要是愿意谈恋爱,也有啦,不能完全否认。只要大家都觉得OK,那就OK啊。

B:你会把约炮的事情分享给其他人吗?

P:很多细节不会特别提。有人问「你昨天去干嘛了」,我说「我昨天约了一个小哥哥干嘛干嘛」。

B:你怎么处理攻受问题?

P:我一般不和纯一或者纯零约,一般倾向于 0.5,因为我自己是 0.52。约炮还好,特别是谈恋爱,我不喜欢把自己的角色定义得太直接,更灵活一些让我觉得更好。

固定就很死板,只能做受或者只能做攻。当然,一次可能无所谓,约炮嘛,约完就不约了。谈恋爱的话,你们俩经常啪啪啪,角色太固定就会好无聊啊。「为什么又是这样」,少很多乐趣吧。

B:交友软件上的一些人很看重攻受角色划分,一些人拒绝和角色相同的人聊天,或者标明「1 勿扰」或者「0 勿扰」。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行为?

P:这个就是 gay 里的直男癌,我不是很喜欢这种人。每个人可能都有比较 1 的时候,或者比较偏 0 的时候,所以不要把它太固定了。这种定义让我觉得特别负面,(这种行为)把一个东西定义得太清楚了、太贴标签,我觉得不是特别好。

如果哪个小哥哥觉得还不错,我们可以认识一下,通过《复杂个体》的邮箱联系我就好。我觉得可能性也会很低啦,谈恋爱的事情还挺狗血的,所以随缘就好。

 

文本内容经被访问者确认 | 对谈时间为 2017 年 12 月 26 日

  1. 一款名为 blued 的社交应用
  2. 「纯一」、「纯零」和「0.5」是男同性恋肛交行为中的体位角色划分,在一些情境中也有恋爱双方角色划分的泛化之意。

想和他在一起,为什么就不能一直在一起呢

B:认识一个人,你比较希望了解他的哪些方面?

K:并没有想过。

B:用三个关键词介绍自己,你选择哪些词语?

K:没想过。慢慢地相处才会发现,这样贴标签确实做不到。

B:你最想告诉别人关于你自己的事情是什么?

K:我们先跳过这个问题。

B:你觉得一个人可以了解另外一个人吗?

K:我觉得可以。

B:你觉得一个人可以了解你吗?

K:我觉得可以。

B:只是这个过程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发生?

K:嗯,对。

B:你怎么看待贴标签?

K:人是超级复杂的,不可能用一两个词语概括。我小学,一直被人叫「胖子」。当时没什么感觉,只是觉得把自己分成了不一样的。一个人是非常复杂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有些人被贴上的标签是这样,但和他们交流时,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所以我觉得关键词、标签不能完全地体现一个人。

B:其他人提到「同性恋」时,你觉得他们在表达什么意思?

K:我觉得他们在表达正常的意思。喜欢的人和他的性别一样,和普通的异性恋并没有什么区别。他们的话,就觉得违背常理、违背自然、破坏宇宙法则。

B:什么样的人会有这样的看法?

K:一些特别传统的地方,一直很遵守从很久就传下来的规矩。特别墨守成规,不尝试新的事物,特别自我——觉得自己认为的事情就是对的。他不敢打破对自己的认知。他从出生以来就一直信那个东西,那个东西是假的,他也要去信。因为一旦发现自我认为的那个东西是假的,他就会崩溃掉。我觉得。

B:身边的同学对同性恋是什么态度,大学同学、初中同学、高中同学?

K:初中在我们县——特别保守的那种县——非常地不接受,避而不谈、或者是负面评价。高中是在省会,认知度比较高、开放程度也比较高,他们觉得这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没有人赞赏你,他们也不关心。当你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没区别的人。大学,这个死工科学校,我还没给他们沟通过这方面的事情。虽然他们现在开玩笑,但玩笑是玩笑,没有正常严肃谈论过。

B:如果和大学同学谈起这个话题,他们会是什么反应?

K:我觉得和初中差不多,因为学理科的人思想非常保守。理工科的思维,是从小被灌输的理科感觉——这是一个定理,不能打破。让他们接受,可能也有希望,不过得花点时间。我觉得是这样。

B:相比于更新规则,你觉得他们更善于、更局限在遵守给定的规则上?

K:对对。

B:你经历过推翻已有认知的过程吗?

K:小学时,因为对性教育的缺乏,(我)对这方面都不知道。两个人——男的女的——啪啪啪的事情,从当时我们纯洁的心理来看是很邪恶的。非常看不起这种行为。后来,才,了解到这是一种繁殖后代的行为,并没有什么负面的评价。我心里产生了很大的变动。

B:这种转变,其实是不容易的。

K:得有一段时间去接受它。

B:这种转变对你有什么影响吗?

K:没什么影响。

B:在性取向上,你经历了类似的过程吗?

K:没有,没有什么过程。说实话,小学的时候,我就对女生没兴趣。(想到女生,想起的是)很正式的评价,并没有那种因素在里面,(而是)做人做事这方面的评价。

B:对男生呢?

K:诶,长得不错。

B:什么时候把这种现象和同性恋联系在了一起?

K:初中吧,应该是。

B:有什么契机吗?

K:当时喜欢初中的同学。什么都在一起玩,他这个人蛮不错,想和他呆在一起。

B:这种感觉让你恐慌吗?

K:我没有,一点都没有。我就在想,为什么一定是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呢。想和他在一起,为什么就不能一直在一起呢。想和他一起生活、想和他一起一起很久的时间,为什么不能呢。为什么一定是这个规格、这个模式来配置呢。

B:我一直对女生都是不感兴趣的,初中时下意识地也没有把这个想法表露出去。

K:只有自己知道这个事情,又不敢给别人说。觉得自己超级孤独那种感觉,是吧。

B:你当时觉得孤独吗?

K:喜欢是闷在心里的,又不能说出口,那种感觉,很难受。

B:性意识萌发后,你的性幻想对象通常是什么?

K:那个时候并不像现在这样。那个时候幻想的是陪伴,因为自己睡一张床,黑黑的,比较害怕。玩得好的同学在一张床上,大家都不用害怕。最开始是这样,一直到初中就开始有其他幻想。

B:其他幻想是什么?

K:其他幻想就是其他幻想。

B:可以讲讲吗?

K:我回忆一下。那个时候的交流状态,(和)玩的非常好(的同学的交流)主要是娱乐,并不是精神上的交流。特别迫切想和他精神交流,想和他沟通,特别渴望在一起的沟通、精神上的共鸣。想告诉他我是怎么想的,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

B:和他尝试过这样的精神交流吗?

K:到现在他还并不认识完完全全的我,认识了一部分、并没有认识完全。(这个不了解)是相互的。以前是看到自己喜欢的那一面,就像冰山理论,我了解了三分之一,还有三分之二(的他)是我不了解的。

B:现在你对他是什么感觉?

K:没感觉了,还能有什么感觉。

B:好像有一些无可奈何?

K:他本质是很传统的一个人,一根筋,不会去想其他的什么事情。

B:他不接受你,你觉得更多因为他喜欢女生还是更多因为受观念的束缚?

K:一是自己不够优秀,二是世俗。

B:什么算优秀?

K:有能力照顾自己的长辈、能够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、能够帮助或者保护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那个人。

B:为什么觉得他会喜欢更优秀的人?

K:我没觉得他会喜欢一个更优秀的人,我只是在总结我自己。我想,让他觉得、让他去投入、让他去喜欢上你的这份感情要大于束缚的那道坎,他才会去冲破那个束缚。

B:你觉得说当你更优秀的时候,他有可能会喜欢你?

K:当然,我不这么觉得。因为,好歹是个束缚,那是定死了。怎么办,没商量。无论你怎么变化、再怎么优秀,他也不会去喜欢上你。

B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这一点,接受他不会喜欢你、不会和你在一起?

K:大二的时候。

B:你是什么时候告诉了他?

K:也是大二。以前一直觉得好像有一点点光芒,然后我感觉差不多了。那么多事情了,也应该结束了,不管结果如何。当你觉得很有希望的时候,你就会一直顾虑对方;当你觉得结果没有那么重要的时候,自己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。我就,告诉了他。他就说,特别不理解这种行为。他也应该有一个接受的过程——也迷茫过,也想不通过——后来,还是做回了朋友,这是稍微欣慰的一点。

B:当他知道你对他的喜欢后,你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段时间的破裂?

K:对。

B:他主动提出的吗?

K:没主动提,并不是表面上的破裂。

B:和他关系破裂后,你是什么感受?

K:低落、不开心。

B:后来关系如何得到了修复?

K:一直都倒是有联系,可能是他想通了一点——交的朋友是这个人,并不是说这个人喜欢什么样的(人) 、并不是用标签来(衡量)。

B:也就是说,他始终很介意同性恋?

K:对。

B:他对同性恋表达过什么看法吗?

K:不理解、不喜欢,很厌恶。

B:你有没有问过他为什么厌恶?

K:没有。

B:什么时候,你明确意识到了自己对他的喜欢?

K:初二上学期,他交了第一个女朋友。他会给你分享那个女生怎么样怎么样,你一边听他讲一边内心说不清楚的痛苦。

B:意识到对他的喜欢后,你当时是什么心情?

K:感觉还行,还在一个学校,还能天天见面。

B:高中分开了吗?

K:后来,初中玩的好的有八九个,每个假期都能一起玩,还能时常见面。

B:见不到的时候,你都怎么办?

K:高中的时候,还可以打电话。

B:你是怎么放下他的,在大二之后?

K:初一下学期,我经常去他家玩。我们接过吻,他也亲回来过。后面我意识到我喜欢他,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开心、非常甜的事情。初三的时候,他觉得这非常恶心。自己认为(重要)的东西被别人认为并不那么重要,就降低了一些喜欢。表白时,他说这种行为很恶心。潜意识里又降低了一些朦胧的喜欢。后来,我觉得一个人应该要独立,不能没了什么不能活——所有的东西都是可变的,你要坚信的就是你自己。并不是说太自我,我的意思是,也不要太依赖别的什么东西。精神支柱必须得是你自己。在信念方面,亲人、朋友谁都没办法陪你一辈子。

B:这个观点经历了什么样的形成过程?

K:经历了一些事情,很多很多事情堆积而成。比如说他,那个时候感觉没了他活不了。不是一直和他在一起,哪怕是和他做朋友、和他能够经常见面、看着他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,都是非常痛心的。当时的我(对)这样(的事情)是不能接受的,一想到这样就很心痛,但越来越意识到他没这方面的想法。两个人在一起(靠)一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,两个人都得有这个方面的意思才行。我觉得这个(对他来说)永远都是不可能,所以就去反思,把所有的东西放在别的人身上都会不切实。

B:在说优秀时,第一条提到了「照顾长辈」。为什么你把「优秀」和「照顾长辈」联系在一起?

K:他们对我确实付出了很多,所以,心甘情愿地赡养他们、照顾他们。

B:你和父母的关系如何?

K:好啊。

B:你把自己的性取向告诉他们了吗?

K:没。

B:会告诉他们吗。

K:应该会。

B:打算怎么告诉?

K:第一,得经济独立之后。我认为,父母都是希望自己孩子幸福的,但是他们对幸福的理解缺乏一个理解——每个人认为的幸福是不一样的。所以他们就会给孩子他们自己认为的幸福。你想告诉他,就得让他们明白「每个人的幸福是不一样的,你孩子的幸福是什么样子的」。最大的阻碍,应该是父母会太在意来自其他人的看法。这是他们心里的一道坎,由很多人的观念和社会的氛围造成,一个人没办法改变。要么就去适应它,要么就去……

B:那你在乎别人的看法吗?

K:我觉得在乎。对我来说,我在乎的是,和我关系亲密的、和我玩的好的人的看法,并不在乎陌生人的看法。

B:为什么在乎他们的看法?

K:和他们有一定的精神交流、有一定的情感基础,希望可以得到他们的理解,希望能够得到认同,或者说相互有交流的过程。

B:当其他人认同你时,你感受到的是?

K:感受并不是像小学时——一个人什么都不敢告诉、一个人闷在心里的无措——就感觉自己有话可以说,可以向他敞开心扉地说。不像和陌生人一样,非常放松地去交流。

B:你从什么时候意识到,这样的坦诚是更舒服的?

K:给那个人表白之后,什么都是一个人知道很累,没有人理解你、没有人知道你、不舒服。

B:当你坦诚以后,对方是什么反应?

K:也就……算是半安慰吧。我觉得最好的反应是把你当普通的人对待、把你当失恋的人对待。没有过激的反应,就像平常的一种对待。

B:实际上是什么反应?

K:实际上也是这种反应,我姐也是这种反应。

B:你喜欢什么样的生活?

L: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一起,特别简单的,养个狗狗,一天很平常。还可以添点油、加点醋。

B:一方面,你希望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这意味着你已经在对自我进行了认识;另一方面,你又没有办法进行对自己的介绍。我想知道你怎么看两者的不一致。

K:我觉得并不矛盾。我想过的是一个很简单的生活,而你说的对自己的认识和介绍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——你时时刻刻在变,你说的这些关键词提炼起来很复杂,确实不能够直接表现。

B:说到性,你比较害羞吗?

K:还好吧,我觉得,我承认我有些害羞,我不解释了。

B:这种「害羞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

K:就是不好意思呗。

B:因为什么不好意思呢,说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吗?

K:自己觉得自己不好意思,这是一个自己评判自己的过程。

B:你怎么看约炮?

K:我一开始也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行为,两个人是陌生的、没有一点精神交流的话。对别人来说,如果两个人愿意的话,无所谓,关我什么事。

B:现在你对约炮是什么态度?

K:很普通,不像过去,总是上升到一定高度。

B:是可以接受的?

K:差不多。

B:你约炮吗?

K:不怎么约。

B:什么情况下约?

K:看当时状态,精虫上脑时;双方有一定的了解、沟通、交流。

B:你平时都怎么认识朋友,会很着意地认识男同性恋吗?

K:有一点。

B:你觉得你在通过这种去获得什么?

K:为了多了解、或者说明白他们的状态,去认识更多的人,找对象。喜欢一个直男,虽然也不是说不太好,有一个特别复杂的情感在里面——没事去撩人家干什么,人家不用活的那么累,对吧。

B:你觉得自己活得比较累,因为同性恋的身份?

K:给他们加了一份负担。他们还得获得家人的理解,还得去接受一些人的看法,还得去向他们的朋友(解释)这样。最主要的是他们本来可以结婚、生孩子,像他们以前那样过一个普通的(生活)。但是如果和他们在一起,(他们)至少是要辛苦一些。确实比不了。

B:你平时通过什么途径认识男同性恋?

K:并没有太多途径,blued、探探、QQ 群。(QQ 群)我在里面并没有说过话,并没有认识过人。我聊天是比较尬聊的,所以并没有认识很多人。

B:通过线上认识一个人,聊天是很必要的技能?

K:不见面、不去做一些活动,只聊天,我觉得没什么好聊的。

B:有没有尝试过其他途径?

K:我去过酒吧,但是害羞,不敢去聊天、不敢去勾搭、不敢去要联系方式。所以认识的人并不多,现在认识的人也就……两三个吧。这样子交朋友也是, 双方都有这个意向才行。

B:你觉得一个人怎么才会去更新他认知里的规则?

K:我也不知道,说实话。他得去看见不一样的东西,给他一个震撼、给他一个超出他认知的认知,这样他才会去想他自己的认识是不是错,他才会选择逃避、不相信或者去接受。他需要对以前的东西进行怀疑,他才会不断去学习、去获得新知识,走出他以前的认知圈,才会有一个新的认知。

B:所以你现在出柜了吗?

K:没有。

B:你考虑吗?

K:考虑。

B:你觉得出柜会带来什么?

K: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,只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,说不上来,自我的一个什么。

B:尊重吗?

K:不是,并不是说你不出柜就不尊重自己。我觉得最好的一个状态,并不是要拿着自己的东西漫天宣扬,没有必要。

B:你有没有觉得,宣扬会带来更多的改变?

K:我说的宣扬不是那种宣扬。比如说,你在大街上亲吻、牵手,别人一看就会知道。你没有必要去跟别人解释,我说的是这个意思。你的意思是宣扬会让大家更关注这个群体。

B:你刚刚说,大家看见了之后,会更多思考这个事情。宣扬会让大家更看见这个事情。

K:我觉得,反正我觉得,我认为的状态就是刚刚那个状态。

B:你有想到三个词语吗?

K:为什么一定要想三个词语呢。

 

对谈时间为 2017 年 11 月 12 日

能放得开、能做自己、能表达自己想说的

| 放不开

B:选取三个关键词介绍自己,你选择哪些?

P:每次被人问这种问题,我都很为难——找不到这样准确的词语形容自己。

B:那介绍自己时,你通常说些什么?

P:实在不行就随便说几个,大概是「细心」、「有想法」,面试时他们真的要(求)用几个词语(的话)。我觉得一点都不准确,又只能用这些来形容自己。比较好听。

B:在网上认识朋友时,你介绍些什么?

P:我不会太主动介绍自己。一般都是他给我提供什么信息,我想的话会提供(相应的)信息给他。

B:一般提及哪些方面?

P:叫什么、在哪个学校、学什么专业、大几了之类的。

B:聊天深入后涉及哪些话题?

P:现在手头在干嘛,喜欢吃什么东西、喜欢做什么事情之类的,自己所在的城市、自己家乡的情况。感觉挺尴尬的。

B:提起你的家乡,你会想到什么?

P:什么也想不到。一个既普通也没有特色的小城市,想不到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可以介绍给别人。

B:你觉得国内有哪些城市比较吸引人?

P:广州、成都、重庆,大城市都会比较有得聊。

B:大学的城市,你当时是怎么考虑的?

P:我只有一个方向——去北京,基本上没有考虑其他城市。北京是离家比较近的大城市、首都。我觉得北方人所认可的大城市里,北京应该排第一。我们那边考得比较好的话,应该都会去北京。相对于上海、广州,他们比较认可北京。气候和文化、饮食之类的差异也比较小。

B:进了大学后,你感受到的文化差异如何?

P:上大学,不是能完全在那个城市的文化环境里。每天打交道的人也不是本地人、接触的社会也不是本地环境,上大学受(大学所在)城市的影响还是比真实生活(所受的影响)小。接触的基本都不是北京人,也不会有特别浓厚的北京氛围。

B:为什么觉得大城市比较吸引人?

P:资源比较多,不管是公共资源还是各种环境、还是旅游资源;而且大城市比较开放,有很多以前没见过的东西。

B:你在北京经历了哪些新事情?

P:可以去很多地方玩,很多高校可以感受。我爸妈觉得,我在北京每天在干一些他们没有机会干的事情。比如说听一场演唱会、看一个展览、去一个博物馆。在北京的大学学习,就是一个他们觉得他们没有机会做的事情,很羡慕我。

B:听到他们的羡慕,你是什么心情?

P:比较沾沾自喜,有点沾沾自喜,一种比较虚荣的感觉,但是又觉得好像也没有那么好。

B:「那么好」是指?

P:这些没有他们想得那么好,毕竟还是有很多烦恼。

| 做不了自己

B:在北京,你感受到的他人对同性恋的态度是什么?

P:我所能感受到的只有身边这些同学的态度,社会上的人接触的不是很多,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态度。但是我觉得身边就还挺 open 的。

B:你出柜了吗?

P:有,几个比较好的朋友都知道。有一些是他们问我,我告诉他们的;有一些是主动告诉的。基本上都是(通过)微信聊天。(主动告诉的人)没有多少。一个女生在对同性恋比较意义特殊的日子,发了一个朋友圈或者是公众号的文章。我跟她不是特别熟,但是还挺喜欢那个女生的,就跟 她说了。她,表现得好像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B:你觉得是被看出来了吗?

P:我觉得会有不少人怀疑我。但是我没有特别暴露自己、也没有刻意表现出什么,也没有觉得很多特征都很那个什么。

B:寝室同学呢?

P:还没有告诉他们。我和寝室同学也不是关系特别好,仅限于日常必要的交流,其他的事情也不会经常聊天。有一次上体育课,我们探讨过这个话题——他们也经常会开这种玩笑,我(的反应是)默认——他们说,如果(我)是同性恋的话,他们也OK的。
如果告诉他们的话,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如果时机得当,可以告诉他们的。(他们)会哇一下,应该不会对生活产生实际的影响。我也有在宿舍的墙上钉了一个彩虹的卡片,但是他们都没有发现吧。宿舍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,每天都是自己忙自己的。我也不是特别想跟他们交流,他们人都还蛮好的。

B:这种不想交流是因为什么呢?

P:思维方式差异比较大,关注的重点不太一样,对事情的看法也不太一样。

B:你平时比较关注哪些?

P:不知道,这个好抽象。我也不知道我平时会关注哪些。

B:你想过告诉其他人吗,除了关系比较好的人?

P:没有。我觉得其他人无所谓,反正又不熟。他们又不了解,我又不认识他们、没跟他们说过几句话,为什么要告诉。当然如果非要让我告诉,也无所谓吧。(不说)不是因为不想,是因为觉得(说了)没什么价值。

B:如果聊天时提及了呢?

P:那,我应该还会再犹豫一下吧,也有可能选择不说。

B:什么东西让你犹豫?

P:告诉他会不会产生其他的影响,权衡一下。其实也造不成太大的影响,还是内心比较害羞,可能比较在意他人怎么看我。

B:那在社交媒体上,你怎么处理性取向相关的信息?

P:微博已经显示得很明显了,经常有相关的信息,(其他人)看的话会看出来。朋友圈的话,如果与这种东西相关,会很隐晦的。应该没有(提及),也许有(提及)过,但是别人可能也只是以为开玩笑。

B:我也观察到,说起同性恋,很多人以为是玩笑,很多人也会拿同性恋开玩笑。你觉得是因为什么?

P:也没有什么原因。那我可以分享一个经历吗。刚上大学,参加学生会,(我)可以认识各种学长学姐。当时认识了一个大三的学长,我是大一。他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朋友圈说「我出柜了」,配图是他牵着另一个男生的手。当时我就很激动,觉得找到了和我一样的人。就在纠结要不要和他说话,纠结了一段时间,我就去问他,「学长你真的出柜了吗。」他说,「我开玩笑你都看不出来吗,那个照片是错位。」当时我巨尴尬,尴尬到想找个洞钻进去那种。他说,以后你不要再问别人这种问题了。当时真的觉得自己蠢爆了,这已经等于暴露自己的性取向了吧。如果不是那个的话,就不会关注这个问题、就不会问这个问题。(我的这个行为)就很奇葩、就很蠢。

B:「好像找到了同类一样很激动」,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?

P:想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。把这种事情发在朋友圈里还是少数吧,所以还挺想知道(真相)的。我早就应该知道把这种事情发在朋友圈是一种玩笑,因为应该没有人把出柜的事情发在朋友圈让所有人都知道。

B:如果知道了一个同学是同性恋,你是什么感觉?

P:如果不认识的话,应该比较想跟他认识;如果认识的话,应该会比较想跟他交往更加深入一点。
学校身边的男同性恋不是很多。一个是之前认识,之后在 Aloha 上发现了 他。(另一个是)之前没见过的学弟,通过 Aloha 才认识,之后发现我们还一起上同一节课。还有一个男生,也是认识很久了,(直到)前几天问我(关于性取向的问题),我才知道他是。他应该是(同性恋)吧,不然怎么会问我那种问题。

B:那还认识其他的男同性恋吗?

P:其他都是通过网络认识的。刚才提到的身边的四个男同性恋,其中的一半也是通过网络才确定的。基本上网络(在交友上)会发挥很大的作用。

B:通过网络认识朋友是什么体验?

P:玩的人比较多了,可以有更多选择——跟谁玩不跟谁玩。熟悉的朋友听到我出去玩,就会问又是哪个小哥哥,我讲是哪个是哪个,他们就觉得又是在说哪一个、都分不清了。在一定程度上,(我也是)稍微冷落了他们。因为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怎么一直在跟外面的人玩,交情也不是那么深,跟身边的人反而没那么亲密了。而且通过网络认识的人都有一种不稳定性——不知道你们的交往时间会持续到什么时候。我觉得,网络上(认识)的朋友会慢慢地没有联系。身边的朋友至少可以经常见到,(彼此之间)有更有力、更紧密的东西联系起来。比如在一个班、在一个学校、一起去做一些事情,这种力量会把你们撮合在一起、这种纽带更不容易(被)破坏。认识生活之外本来不应该认识的人,自然就会散了。把你们联系在一起只有「性取向相同」这一点,除此之外原本就不会有任何交集。

B:那为什么通过网络认识他们呢?

P:同类,找到和自己一样的人。

B:「跟他们在一起」和「跟学校里的朋友在一起」会有什么不同吗,或者说,「跟性取向相同的人在一起」和「跟性取向不同的人在一起」有什么不同吗?

P:如果是跟在学校里熟悉且出了柜的人比起来的话,还真是区别不是特别大。

| 表达不了自己想说的

B: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?

P:应该是初中。

B:什么样的契机?

P:一个是会在网上看各种东西,最开始的启蒙是网络。(另一个是)初中时喜欢上一个男生。我小时候也有这种迹象,但是我依然不确定(自己的性取向)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。很小的时候,(我)就很喜欢看男生的身体。那时候在爷爷奶奶家,他们买了一个按摩椅。说明书上有男的只穿内裤,很喜欢看这种。小时候一般都是跟女孩子一起玩,从小到大跟女生的关系都比跟男生的关系好太多。

B:那最终,你是怎么把自己和同性恋画上了等号?

P:不知道,好像也是比较自然的事情。在性取向的自我认知上,好像没有遇到什么障碍,我觉得。丝毫没有波澜,没有什么想不开、或者很奇怪的事情。反正我没有很多心理上的(障碍),单从这方面。其他心理上的烦恼是跟性取向无关的,是每天的烦心事——稍微有些自卑、没有很多自信、很多事觉得自己不如别人。每个人都会有吧。我觉得这个跟性取向没关系,只是个人发展上遇到的问题。

B:可以讲讲初中喜欢的男生吗?

P:初中一个班,我也不知道关系怎么变得好起来的。我能记住的一个细节是有一天他突然——在某一个地方遇见——打招呼那种抱了我一下、就互相抱了一下。(我)觉得很好。(我们)关系就变得很密切。(我们)会聊天,(我)跟他买了一样的衣服,他来我家找我玩。当时跟他特别好,周围同学也能看出来(我)跟他特别好。后来因为一些什么事,(我们)关系没以前那么好了,(我)一直很疑惑他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跟我关系好。(我)就写了一个小纸条,说我喜欢你。他看了以后,当时还故作轻松的样子,后来就彻底不理我了。(我)问他为什么不理我、他还是不理我。我当时好傻啊,还问老师能不能把我们两个调在一起,就真的调在了一起。他好像是直男吧,但是很关心我,暖暖的。他经常不是很开心,(我)就想去关心他、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关心他。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不理我,一直追问他,他也没有特别明确地回答我。

B:当时对他的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?

P:觉得他很好、想跟他在一起、想跟他一起玩、很 enjoy 别人说我们俩关系好。两个人买过一样的衣服,穿一样的衣服在同学面前就很幸福。

B:那种幸福来自于哪里?

P:我也不知道。如果我现在谈恋爱,拉着男朋友在街上走,(我的感觉)可能也是那种感觉。别人看到我们拉着手在街上走,(我的感觉)可能和那种感觉是一样的。

B:你谈过男朋友吗?

P:我一直觉得我没有经历一场特别严格意义上的恋爱。最近一次,也是最能称得上恋爱的一次,是高中和一个学弟。

在一个模拟联合国的活动,有不同年级参加。我不认识他,大概是当时我站在台上,他可能注意到了我。就莫名其妙加了我 QQ、就莫名其妙地开始聊天,就一直在聊天。当时比较冲动,就答应在一起。实际上应该是他先追得我。

当时我高二、他高一,没什么机会见面。每天只有回宿舍的几分钟可以一起走。一年以后,我就上高三了、他就上高二了。高中时,高一高二在一个校区、高三在一个校区,这样我们彻底看不见了,就联系得很少了。高考完了以后,他说分手,就分手了。完全没什么感觉。
我感觉还挺麻木的,这是我给我自己的一个评价。别人觉得很伤心的事情,我觉得没有那么伤心;别人觉得很开心的事情,我也没有觉得很开心。分手,我一点感觉都没有。有的人考试考砸了、或者挂了科,(他们)有一段时间就会很难过。我可能也会有一点儿失望,但是不会要哭、要怎么样的。

B:特别开心呢?

P:我不知道。我感觉不到。应该特别开心的时候,反而会觉得不是特别开心。比如说很多人在一起玩,很多人都觉得很开心,我就觉得没那么高兴。但是你很多时候要装出开心的样子。因为你不装出你开心的样子,你就把你不开心的那一面表现出来了。

B:表现出那一面意味着?

P:可能是自己的感情跟预期的不太一样。我觉得这也应该是一个值得开心的事情,但是我没有觉得很开心。这也是一直以来我比较疑惑的一个问题。

B:你觉得应该很开心、实际体验却不那么开心,什么东西导致了这之间的落差呢?

P:「这件事应该令人开心」是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的,不是以自己的标准看的,而是以普遍的标准看一件事情是不是开心、是不是应该令人开心。「我自己感受到的」是我潜意识里的标准所判断的开不开心。这个之间的差距,(意味着)没有真正地做到自己。

B:听起来好像是要面临一个选择?

P:对。

B:你选择了什么?

P:大多数时候,是让自己看起来开心一点。这样的话,内心又会增加自己纠结的程度。

B:你怎么看待约炮?

P:在单身的情况下约炮并没有什么所谓的,应该还是蛮正常的。虽然是这么说,又觉得(自己)实际上内心没有说得这么开放。

B:内心的态度是什么?

P:还是有一点负罪感,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,没有那么坦荡。觉得不是那种特别正确的事情。

B:判断正确与错误需要标准,你在这儿是什么标准?

P:观念上的、主流的。提起约炮这个词,大家负面的反应还是比正面的多。刚上大学时,妈妈就跟我说,「大学不要近女色、也不要近男色」。这就是原话。当时有一点惊讶。爸爸也不止一次跟我提到同性性行为很容易导致艾滋病传播什么的,不止一次提醒过我。

B:你怎么看网络是自己主要的认识男同性恋的途径?

P:其实不是我理想的方式,我理想的方式是自然认识,通过某一个契机,知道 ta 的性取向。但是这种发生的概率有点小,所以线上认识还是认识的主要方式。

B: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吗?

P:线上的话,毕竟还是线上,没办法真正了解一个人,只能通过聊天了解一个人,这种了解非常非常不全面。

理想中找男朋友,理想中的方式是自然认识——身边的人,知道他怎么怎么样,然后再在一起。而不是网上找一个(人),一开始就知道(对方的性取向),觉得有一点喜欢就在一起了。

用这种交友软件,大部分是因为无聊吧,就是无聊。

B:用了之后无聊得到改善了吗?

P:可能会有,会找到一些相对来说比较能聊得来的人、再从线上到线下。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很无聊。找到对的人,不用说恋人,找到对的朋友也很难。

B:「对的朋友」、「对的恋人」能给你带来什么?

P:对的人可以带来一种特别舒服的人际关系,在 ta 们面前可以无忧无虑地做自己。不需要使用任何社交的技巧或者手段,两个人就能在一起畅谈、或者做一些喜欢的事。那时候就没有任何可以担心的、没有任何顾虑的。这种关系很舒服,就很重要。彼此互相也很了解,(这就是)很舒服的人际关系、很理想中的人际关系。跟大多数人交往,「心里所想的」比「我所表达的」多得多。如果有很舒服的人际关系,就会把你想的所有事情都表现出来。那种真的是太舒服了,能放得开、能做自己、能表达自己想说的。

B:你觉得做自己更多取决于对方还是是自己的选择?

P:更多取决于对方,因为只有跟特定的人在一起时才会有这种状态。跟没有这种感觉的人,就算自己想进入这种状态,也没有办法进入。这是一个不是说能进入就能进入的状态。

 

文本内容经被访问者确认 | 对谈时间为 2017 年 12 月 15 日